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管佈霖

說是受黃信介影響,然而他畢業後也僅到一般律師事務所,收入豐沃。5年後1979年底發生美麗島事件,黃信介等人被捕,鮮有律師敢挺身辯護,有人找上陳水扁,他甚是猶豫,連他的大學老師也反對,最後在妻子吳淑珍鼓勵下,他才決定加入辯護律師群。人間豈會非神即魔,即使數十年後人們痛罵貪婪的吳淑珍,那時應也有著熱血的理想與衝動。

 

妻子車禍 丈夫終身愧疚

擔任美麗島辯護律師的隔年,陳水扁就踏上政治之路,他口才佳、用詞庶民化,演講極富煽動性,1981年高票當選台北市議員。1985年他參選台南縣長,以些微差距敗選,隔天,妻子吳淑珍陪同他謝票,卻被一輛車撞傷,下半身從此癱瘓。

30多年前敗選謝票時的一場車禍,讓吳淑珍下半身癱瘓,也讓陳水扁終身背負愧疚感。(達志影像)
30多年前敗選謝票時的一場車禍,讓吳淑珍下半身癱瘓,也讓陳水扁終身背負愧疚感。(達志影像)

是否政治車禍?至今是謎。但若非陪陳水扁謝票,身為名醫千金、貌美又嬌生慣養的吳淑珍,人生不會自此成黑白。那時起,陳水扁對吳淑珍深深愧疚,2人權力關係更加失衡,吳淑珍不時痛罵阿扁害她終身癱瘓,陳水扁也只能沉默。

 

初嘗敗選 轉戰權力頂峰

這場車禍卻也讓陳水扁政治之路更加順遂,一路從明星立委當到台北市長,他在市長任內大幅改善當時宛如絕症的塞車,民眾到區公所等處洽公,公務員也從泡茶打毛線慢條斯理板著臭臉,變得迅速又親切。耳目一新的台北讓陳水扁施政滿意度極高,1998年他競選連任。

1998年陳水扁尋求市長連任,對手是馬英九,他坦言,完全沒料到會落選。(中央社)
1998年陳水扁尋求市長連任,對手是馬英九,他坦言,完全沒料到會落選。(中央社)

怎知,竟敗給國民黨明星馬英九。他回憶開票那一夜:「我講白一點,我們沒有準備落選感言,就像(4年前桃園市)鄭文燦沒有準備當選感言一樣。我自信滿滿啊。」他說,即使連任失利,「我們還是有76%的施政滿意度捏,很高捏,但我們拿到46%得票率,意思是有3成的人認為你台北市長做得不錯,但我不一定要投你一票。」他說,那時起便明白,政績與選票沒有絕對關係。

忽然摔落谷底,他毫無準備。左思右想,唯有直接挑戰2000年總統大選,縱然犧牲打,不至於失去舞台。黨內沒太多阻力。「那次絕對是宋(楚瑜)拿去,大家覺得阿扁先選先死啊,哼,先出局嘛,所以當時沒什麼人跟我爭。」18、9年前的往事了,此時談起他仍輕輕「哼」了一聲。僅那聲輕哼,便十足透露了黨內鬥爭之烈絕不亞於藍綠之爭。

 

違法收錢 不認為是貪汙

卻又是出乎所有人預料,這次他當選,而非宋楚瑜。「完成第一次政黨輪替,大家嘛看嘸啊,民進黨阿扁怎麼有可能當選。」他說,所以什麼叫輸贏呢,「1998年如果我中了,當時我自我期許,要當一個從20世紀末做到21世紀初的台北市長,我的志願就這樣而已捏。」

他站上一國的權力頂峰。不只如此,民進黨還為他修改黨章,讓曾經反對黨政合一的陳水扁,自己成了第一位民進黨籍的總統兼黨主席。制度有利有弊,強大的權力是效率,是穩定與安全感,卻也像是一級毒品,嘗過就很難放手。

體會過敗選的落魄滋味,也深知打選戰得砸下巨額金錢,他開始收受高額政治獻金,幾千萬、幾億元地拿,從二次金改到龍潭購地案,其實第一屆任期就開始。起初他還能堅持理念施政,到第二任尤其紅衫軍倒扁後,一切荒腔走板。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