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本刊調查,楊莎蓁與徐璧湖大法官都因獲得張仁淑的信任及請託才擔任遺囑執行人,只是誰也沒料到,她們一番好意竟換來一連串官司,而且最讓人難過的是,張法官生前樂善好施,病危臨終時,獨子陳怡之卻對母親的病情不聞不問,只關心自己能夠拿到多少錢。

檢視張仁淑的遺囑,她為確保獨子能遵循遺囑,僅將應繼分的特留分給他,並強調不動產與動產的1/2需遺贈給陳怡之的女兒、自己的2位孫女,同時詳列保險箱內的紀念品以及首飾,希冀按長幼之序分配。

女法官張仁淑的獨子陳怡之(圖)為母親遺產來台告人。(讀者提供)
女法官張仁淑的獨子陳怡之(圖)為母親遺產來台告人。(讀者提供)

為確保遺囑能順利執行,張仁淑還找上私交甚篤、在法界聲譽崇隆的學妹徐璧湖大法官,與照顧她生活多年的侄媳婦楊莎蓁為遺囑執行人,嫻熟法律的張法官在自書的遺囑文末附記上時間、親簽名字並且蓋上騎縫章,確保自書遺囑的效力。

楊莎蓁表示,張法官逝世時,陳怡之因「業務家事繁雜」沒有現身,隔天卻在美國發訊息向2位遺囑執行人索取母親的自書遺囑,楊莎蓁1月8日以電子郵件傳出遺囑,陳怡之在看到遺囑中「有自己的名字」後,才訂機票在16日回台。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