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身為張仁淑法官的遺囑執行人,2016年1月29日徐璧湖、楊莎蓁找來陳怡之,並會同財政部人員至土地銀行打開保險箱,銀行人員要求繼承人簽字,陳怡之則蹺著二郎腿,指著徐大法官嗆說:你們是遺囑執行人,你們什麼事都沒有做!你們去簽呀!」讓徐璧湖大法官當場落淚。

同年5月,陳怡之提領不著母親在台灣銀行及中華郵政台北法院郵局的800多萬元存款,先告台銀與郵局,11月再向台北地院提出刑事自訴狀,狀告母親委託的遺囑執行人徐璧湖及楊莎蓁涉嫌偽造私文書、詐欺取財以及侵占罪。

曾任大法官的徐璧湖頗具清望,更曾獲頒優良法官獎座,無奈捲入風波。(聯合知識庫)
曾任大法官的徐璧湖頗具清望,更曾獲頒優良法官獎座,無奈捲入風波。(聯合知識庫)

8月28日上午台北地院針對陳怡之所告的侵占罪開庭,徐璧湖並未聘請律師,而是自己向地院法官解釋,所提領出來的22萬元是花在死者的喪葬費、看護薪資與機票錢,其中更包含鑑定公司評價費用,每筆花費皆有收據,只是讓一位大法官在被告席上自行答辯,無疑又是另外一種羞辱。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