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0.03 22:23

【#MeToo周年】開出日本#MeToo第一槍後 她發現無處容身的是受害的自己

文|劉映君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前TBS電視台記者伊藤詩織是讓#MeToo運動在日本延燒的導火線,圖為伊藤詩織著作《Black Box》。(翻攝自日本亞馬遜)
前TBS電視台記者伊藤詩織是讓#MeToo運動在日本延燒的導火線,圖為伊藤詩織著作《Black Box》。(翻攝自日本亞馬遜)

前TBS電視台記者伊藤詩織是使#MeToo運動開始在日本延燒的導火線。#MeToo運動究竟對日本社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朝日新聞這個月採訪了她,探討此話題。

去年5月,女記者伊藤詩織在記者會上揭發曾遭TBS電視台長官山口敬迷姦,從此她便身處於超乎想像的批判與威脅中,連門都不敢出了。在倫敦維權團體的提議下,伊藤離開故鄉日本,現在住在英國倫敦。她認為,日本社會好像有大改變,但卻又幾乎沒有變化。

伊藤詩織也是位紀錄片導演,有考慮過以此拍攝一部紀錄片,好讓人能體會性暴力事件當事人的心境。然而,日本當局於去年6月將強姦罪改名為「強制性交罪」,並加重刑責,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若是拍成長篇紀錄片,那就來不及檢視修法的成效了」。

日本政府修法後,仍將暴行、威脅列入案件成立的條件。她對此頗不以為然,認為日本法制對於社會現實缺乏想像力,「明明犯案者未有顯著暴力行為與威嚇,性犯罪也是可能成立的,在實際案發現場,受害者可能因恐懼纏身而無法抵抗,或是因生命安全受到威脅而不得不從。」

「一開始,媒體幾乎都不重視我的發言。」伊藤詩織認為,這是因為日本檢察單位傾向不起訴的緣故。「我認為檢證司法判斷的經緯,對其提出疑問,正是記者該有的姿態。」但她也很疑惑,「是不是該找個靠山?」儘管如此,伊藤認為#MeToo傳到日本後,媒體對於性議題多少變得比較開放,也算是有進步了。

她認為,要終止性暴力被害,日本人得做的事很多,其中之一便是教育。「我希望日本的性教育要加強雙方知情同意、尊重對方的重要性,並確實列入課程安排。」日本最低合法性交年齡為13歲,在先進國家中是數一數二的低。

「我希望日本社會能夠成為可以公開談性的環境。」然而,性在日本是說不得的禁忌嗎?「便利商店內公開陳列情色雜誌,街上滿是對女性的物化,社會非常不平衡。正是因此,才需要公開討論性議題的環境。」

伊藤詩織說,日本社會很難對於理所當然的事物與權威說不,反之,對於反抗者就會加以抵制。自己在激烈的抵制下,也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了,甚至想過終結性命。但後來就接受了持續發聲是有可能導致這種結局的,「因此我必須站起來,持續發言」。

然而在日本,#MeToo都被認為是「受害者自己的問題」,而無法獲得廣泛回響。伊藤指出,也有男性對於性侵害的指控無法產生同感,讓人感到讓雙方一起思考問題很困難。她希望日本社會能朝著一切性暴力的方向前進,包括不容許職場性騷擾,她正和#Me Too Japan的發起人聯名參與活動。

「目前,性犯罪加害者的採訪正在一點一滴進行中。雖然這非常恐怖,但他們也是社會中的一份子,我想要思考,為什麼他們要做出這種行為?為什麼他們要安於重複相同的錯誤?我認為這其中有一個共通的終點。」

而去年10月,伊藤詩織將自身經驗,與日本性侵被害者相關法律與支持體制的問題,寫成了《黑盒子(Black Box)》一書。她本想過了幾年再寫書,但編輯認為「現在就是時候」,便同意了。

而一開始,伊藤很抗拒自己的照片刊在封面上。這是因為「這會讓人把我的經驗當成異常,心理上保持距離」,而且「性暴力就在你我身邊。我想要大家思考時,把受害者置換成身邊最重要的人。我公開露臉的話,這就很難做到。」

然而,攝影師一句「我會拍出讓大家看到那些活在你身後、不被大眾察覺到的受害者們的臉,並聽得見他們的聲音的照片。」伊藤十分贊同,便答應了拍攝。

「我絕對不是堅強且有勇氣的女性。我身邊、背後,都有許多能夠理解被性侵之痛的人。這給了我勇氣。一開始反對我出面且公開名字的家人,現在也都諒解了。」伊藤詩織受害後已過了三年,當時的情景仍會閃過腦海,而突然落淚。她說,其他公開發聲的人,成了她的後盾。

目前伊藤正在進行被延後的心理治療。「對於加害者而言,性侵不過是一瞬間的事,但這會深深傷到被害者的人性深處。悲慘的是,強姦現仍被作為戰爭武器,或者是種族清洗的手段。」她想要透過自己的作品,傾聽受害者的聲音。

資料來源:朝日新聞

更新時間|2018.10.01 09: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