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林俊耀    特約記者|陳函謙 

黃越綏27歲嫁給菲律賓華僑,婆婆不識字,對出身好又聰明能幹的媳婦非常客氣。黃越綏為拉近婆媳關係,央求燒得一手好菜的婆婆教她做飯。其中丈夫最愛的一道「香菇肉醬」,黃越綏下足功夫,不但請婆婆帶她去市場挑肉選菜,還慎重其事寫筆記,讓婆婆很有成就感,一石二鳥也收服了丈夫的味蕾。

婆婆在黃越綏婚後4年病逝。黃越綏說:「維持良好的婆媳關係,受惠的一定是自己。婆婆把兒子帶大交棒給你,功不可沒,她的身上一定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你不能改變老人,只能給她更多的愛,尊重她,讓她看到希望。」一直到丈夫遭綁架失蹤前,夫妻倆始終十分相愛,喪偶後亦不曾考慮再婚。

曾有一個大老闆追求黃越綏:「開出條件很不錯,給我3個小孩每人1000萬元放在銀行。跟他結婚,只要陪他遊山玩水當貴婦。」她拒絕了。

「對他4個兒女來說,好像我是要他們財產,我也沒有當後母的決心;對我小孩來說,好像被1000萬買斷賣斷;對我來說,我已經當過貴婦,當貴婦很累啊,再當一次意義在哪裡?對方是打算要把股票上市的人,將來事業衝起來也很忙,我就不想再過那種生活。我希望當一個自由自在的人,穿件T恤短褲就可以去圓環旁邊吃飯。」

重點是,黃越綏去小吃店吃飯還會遇上粉絲,一定要替她付帳,她很自豪:「我在社運、婦運、民運都沒有缺席,人生沒有遺憾。」

至於獨居生活,她過慣了,「我就是簡單過日子的人,住的地方連管理員都沒有,可是我不怕,因為鄰居都是都包打聽,看到陌生人就盤問『你是誰啊?你找誰?你住幾樓?』個個比我更怕死,我就不用擔心。」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