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林俊耀    特約記者|陳函謙 

作家龍應台描述婆媳關係是一場「二個女人同時愛一個男人」的戰爭,不僅稱兒子女友為「小三」,還直言「我想毒死她。」而黃越綏寧可談媳婦如何對她好:「媳婦每天都傳LINE給我或打電話,講孩子發生的事、今天遇到什麼問題…她跟我講的話多肉麻呀!」

她秀出手機,媳婦傳訊果然落落長,「有時我還沒空回咧。」反倒是兒子僅偶爾聯絡,「我把他丟在菲律賓那麼多年,他都說:『媽,妳好嗎?』男孩子講話都是針對事情,很少帶感情,很正常啊,他不是媽寶嘛。」黃越綏婉拒與子媳同住:「我獨居慣了,雜務也多,大家作息不同,不需互相打擾。他們老倆口年過40才遇到彼此,婚後應該多點時間相處適應。」

黃越綏不纏兒子,倒是二個女兒多年前曾告狀:「哥哥送女友回家,都沒人陪我們。」黃越綏安慰女兒:「將來也會有男朋友送妳們,叫哥哥早點回來就好。」又叮嚀兒子:「不可以為了女朋友,沒有照顧妹妹。」Edwin是三兄妹中最晚婚的,細心的黃越綏不忘交代女兒,要歡迎媳婦加入這個家庭。

黃越綏自稱脾氣大、性子急、效率高、記性好、智慧強,「碰到這種婆婆只有認輸,輸誠是最好的辦法。」
黃越綏自稱脾氣大、性子急、效率高、記性好、智慧強,「碰到這種婆婆只有認輸,輸誠是最好的辦法。」

這次黃越綏出書談婆媳問題,媳婦主動寫了一篇感言交給出版社,敘述婆婆10大感人事蹟,她用「我的再造父母及恩人」和「全世界最好的婆婆」形容黃越綏,從冰箱管理到衣服配色,再從教養小孩到應對進退,都有婆婆的鼓勵、提醒和教導,文章中使用了20餘次「感謝」和「感動」,證明黃越綏不只是電視上苦口婆心勸世的兩性專家,在現實生活裡更是知行合一的理性婆婆。

有媳如此,黃越綏很滿意:「老人沒有前途,面對的是疾病和死亡,所以愛錢、怕死又囉嗦。年紀越大心理越脆弱,就愛聽好話,想得到安全感。媳婦常說想我、愛我,雖然肉麻,還是很受用啊!」她自嘲:「老人家都很好騙,包括我這麼難騙的都好騙啦。」

 

投身公益 獨居不寂寞

黃越綏的兒女媳婿孫,都遠居國外,她戲稱:「我一直都是台獨分子。」她獨自租住無管理員的小公寓,吃住都簡單,「我在菲律賓當過貴婦,拿名牌包、穿名牌衣服要小心翼翼;跟總統官員交陪,整天開派對也很累啊,不想再過那種生活,我想當一個自由自在的人。」

她將畢生積蓄都投入公益團體,「人家問我老了沒錢怎麼辦?我可以交換啊,去政治人物家裡當管家,給我一個小房間和一台電視就好。我燒得一手中西式好菜,還可以替全家做免費諮商,怎麼會餓死?」她平日排滿了演講座談、電視台錄影和諮商工作,週末則南下到台南麻二甲之家,為收容中心的單親與弱勢兒童上課。夜深人靜時打開電視看看影集,就是最大享受。

黃越綏看電視時不接電話,「一接聽,影片就得中斷了,我就讓他留言,之後再回電。」兒子擔心老母獨居安危:「媽妳怎麼沒接電話?」她答:「我在看HBO啊。」兒子說:「啊?HBO比我們重要?」黃越綏理直氣壯:「當然啦,HBO二個小時就演完了,你還活著,當然是HBO比較重要。」說著說著,她呵呵地笑了。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