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11.09 03:21

亞洲安非他命氾濫 CNN:香港成安毒洗錢重鎮

文|謝樹寬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星期六登載的調查報導,發現安非他命在亞洲日益氾濫。

過去以生產鴉片製造海洛因而惡名昭彰的泰緬「金三角」,如今成了安非它命的重要來源,而他們洗錢的據點,竟然就在香港鬧區的商業大樓。

從緬甸的叢林到香港街頭,亞洲各地的警察正展開對安非他命毒品的全面戰爭。

許多跡象顯示,警方正落居下風。

根據CNN的調查報導,結晶的安毒與製錠的雅巴(yaba,在東南亞地區流行,安毒和咖啡因等興奮劑製成的混合劑)需求快速增加。

孟加拉和菲律賓等國政府所發起的反毒戰爭已奪走數千人性命。同時,根據聯合國毒品與犯罪署(UNODC)的說法,安非他命使用者不再僅限於貧窮、勞動階級,如今不分階級、年齡和性別,在社會各個層面擴散。

專家們說,毒品的猖獗正好配合本國政治局勢和地緣政治發展,讓地區的毒梟藉機壯大。

生產安非他命的主要來源是在介於泰國、寮國、和緬甸之間「金三角」叢林無人地帶。至於毒品的運送則利用了新開通的道路和基礎設施。這些設施與中國「一帶一路」等計畫雄心勃勃連結全球市場通路有關。毒梟利用人和合法商品的流動來掩護毒品的運送。至於販毒所得的暴利,則透過複雜的跨國程序,在金流管制寬鬆的國家以空殼公司來洗錢。

曾任澳洲聯邦警務情報戰略主管的寇恩(John Coyne)形容:「這是一場產製安非他命的完美風暴。」他說:「它可能正把東南亞推向安非他命的大流行。」

緬甸北部撣邦,在佤族聯合軍控制地區的「鴉片市集」。這裡以種植鴉片聞名,如今則是安非他命新的重要來源。(東方IC)
緬甸北部撣邦,在佤族聯合軍控制地區的「鴉片市集」。這裡以種植鴉片聞名,如今則是安非他命新的重要來源。(東方IC)

生產

許多在亞太地區被警方掃查出的安毒來源都可以追溯到緬甸北部的撣邦。這裡軍閥與民兵山頭林立,其中最著名的是「佤邦聯合軍」(UWSA)和它的政治側翼「佤邦聯合黨」。它們多年來擁兵自重,爭取當地少數民族佤族的自治權。

多年來,這裡的「金三角」因天候適宜加上法令鞭長莫及,一直是全球非法種植鴉片和製造海洛因的大本營。

西方政府指控佤邦聯合軍利用販毒收益,來支付對抗緬甸中央政府的武裝抗爭。佤邦聯合軍誇稱他們擁有三萬名軍力。不過查證這些指控並不容易。這裡的地理環境讓外人進出不易,常有人戲稱要進入金三角,要比進到北韓還難。幾乎少有媒體記者能獲准到當地採訪。

佤邦聯合黨宣稱他們已不再生產海洛因。乍看或許可信,官方數據確實顯示金三角的海洛因生產大減。不過有關當局認為主要原因其實是一些主要的大毒梟放棄海洛因,改行製造安非他命這個成本更低廉的新毒品。

專家們說,除了市場因素之外,安非他命製作簡單而且獲利豐富,它在實驗室中合成,製毒的設備可機動移動,無需像海洛因需要在田地裡進行作物栽培。

配送

安非他命製成後的挑戰在於運輸問題。「金三角」地區多年來交通艱困,不過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讓一切改觀。北京投入了數百億經費在緬甸,從中國內陸的雲南打開連結南亞港口的交通。在寮國和泰國,也有類似的投資計劃。

基礎設施改善,無心插柳帶給了走私運毒的便利。從日本、紐西蘭、和澳洲,都發現了來自緬甸撣邦的安非他命。去年12月,西澳大利亞警方查獲價值10.4億澳元破紀錄的安毒,據信就是運自緬甸北部。今年包括中國、泰國、柬埔寨、寮國、馬來西亞和印尼都曾經發動大規模的緝毒行動。

令人吃驚的是,在馬來西亞和緬甸前五個月的掃毒成果,就超過2017年一整年的總量。這一方面說明查緝成效斐然,但一方面也反映了毒品流通的猖獗。專家甚至認為,這可能安非他命的大量生產,讓每單位的生產成本降低,因此即使大量毒品被警方查扣,毒販的生計仍不致無以為繼。

洗錢

販毒的錢需要漂白,毒販利用複雜的金融網絡來隱匿他們的不法所得。

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趙偉跨國犯罪組織」。美國政府指控賭博業大亨趙偉利用寮國的賭場協助佤邦聯合軍洗錢。

賭場因為經手大量現金,常被當作洗錢的工具。不過趙偉洗錢的規模被專家形容宛如「小型的犯罪王國」。

據稱趙偉和寮國政府協議取得了99年的租約經營所謂的「金三角特別經濟區」。這個特區位在泰緬寮三國之間的湄公河畔,以金木棉賭場(Kings Romans casino)為核心。

位於寮國「金三角經濟特區」的金木棉賭場。(網路截圖,Google maps: Kings Roman Casino)
位於寮國「金三角經濟特區」的金木棉賭場。(網路截圖,Google maps: Kings Roman Casino)

趙偉與寮國政府的協議,讓他可根據特區特有法規來經營他的事業。趙偉在2011年曾經在中國官方媒體中透露,只有與軍方、司法、以及對柬埔寨外交政策的相關問題,他才需要委託寮國中央政府。

這項制度的目的,是要吸引外資投資經濟特區。不過美國財政部在今年一月指控趙偉利用法律漏洞協助佤族聯合軍在內的非法網絡「存放和派送海洛因、安非他命和其他毒品」,並下達制裁的禁令。

趙偉一再強調這些指控毫無根據,他在寮國媒體上說,「金木棉集團的投資與開發嚴格遵守法律和協定。我們沒有理由、也沒有動機經營不法事業。相反地,我們協助寮國政府防範和打擊非法活動。」

資金流

美國財政部的調查認為趙偉犯罪集團重要的一環,是在金三角特區千里之外的香港。在香港的「金木棉國際公司」(Kings Romans International (HK) Co., Limited)同樣也在美國的禁運之列。根據香港登記的公司名錄,這家公司位於灣仔區著名的胡忠大廈36樓。不過當CNN的記者到訪時,發現這裡並沒有公司招牌,大樓在這裡登錄的一家名為宣威集團有限公司(Shuen Wai Holding Limited)。

位於香港灣仔區的胡忠大廈。(網路截圖,Wikipedia:Hu Chung House)
位於香港灣仔區的胡忠大廈。(網路截圖,Wikipedia:Hu Chung House)

CNN發現,宣威和金木棉兩家公司不只有同樣的地址,宣威集團旗下兩家公司之一的主管也在美國財政部2008年的制裁名單中。他被指控參與佤族聯合軍販毒洗錢的金融網絡。

美國安全情報智庫Stratfor的分析師瑞斯(Evan Rees)說:「佤族聯合軍選在香港運作完全合情合理。他們慣於用合法商業活動掩護非法。...香港正是他們的完美地點。」

CNN走訪這家宣威公司,走廊外有醒目的招牌。辦公室有木雕擺設和大理石的地板,不過辦公室裡頭一半的燈關著,看不到半個人影。

CNN記者說,一些專家們對這個遭美國禁運制裁的公司仍繼續營業都感到詫異。曾擔任美國國務院反金融威脅與禁運部門的副助卿哈瑞爾(Peter Harrell)說:「就算公司的地址和人員都不變,通常他們至少會換個招牌。」「(禁運)十年持續營運沒有換名字,這還真是大膽。」

CNN記者按了這家公司的門鈴,應門的一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他說公司原本從事玉石買賣,不過如今經營殯葬禮儀。他說,公司的兩位共同負責人都在中國大陸,每年偶爾進公司幾次。CNN記者說,這兩名負責人並不願接受採訪,而香港當局被問及這個案件時也沒有評論。

CNN的評論質疑,香港的自由金融制度,很容易成為跨國洗錢集團的據點,如果這家公司十年來一直擔任洗錢的管道,是極其嚴重而值得關切的問題,有關當局應該深入進行調查。

參考資料:CNN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