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11.29 02:54

【性治療師二】病患斷腿也要愛愛 本是護理師的她決定轉行

文|楊筠    攝影|吳貞慧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本來是高雄榮總護理師的童嵩珍,因為撞見病患打石膏、吊點滴也要做愛做的事,決定去念人類性學研究所,鑽研這門學問。
本來是高雄榮總護理師的童嵩珍,因為撞見病患打石膏、吊點滴也要做愛做的事,決定去念人類性學研究所,鑽研這門學問。

童嵩珍的性福六堂課,在網上其實滿有名。「一開始先諮商,會很詳盡、一絲不漏地討論你的兩性關係、性生活細節。諮商完,你若覺得需要開始治療,才會安排六堂訓練課。」

但這樣的性治療流程,卻是童嵩珍瞎子摸象、一步一步慢慢摸索出來的。

「因為我是第一個做這行的,所以不但瞎子摸象,還要承受超大的壓力,還有有色眼光…」其實童嵩珍原本是通過高考的高雄榮總護理師,「那個年代,捧個鐵飯碗是很令人羨慕的。」來自軍人家庭的她,父親管教嚴格保守,「所以我就很想逃家啊,23歲就結婚了。」

診間裡的這台水療機用來活化陰莖。
診間裡的這台水療機用來活化陰莖。
剛轉行當性治療師時期的童嵩珍。(童嵩珍提供)
剛轉行當性治療師時期的童嵩珍。(童嵩珍提供)

她坦言自己性啟蒙很早,「國小就偷看我哥的小黃本,看得臉紅心跳、身體發熱…」但是真正想研究性學,是她在榮總神經外科病房時,有次撞見腿打石膏、吊點滴的男病人,晚上還要跟來陪他住院的女友偷偷做那檔事。「都只剩一條腿了耶,還是喬好姿勢就急忙在那邊小聲做,但是因為他們開了一盞小燈,所以布簾雖然是拉上的,但是外面的人透過光就好像在看…皮影戲。看到的人都驚慌失措,我就覺得沒什麼,過去幫他們把燈關掉,讓他們繼續…」

雖然童嵩珍表現得鎮定,但內心是激盪的,「我覺得不管什麼人都需要性啊,即使斷腿也一樣。」隔年,高雄榮總附近的樹德科技大學開了人類性學研究所,她就決定去念。

童嵩珍帶領的性治療師都是人類性學研究所畢業。
童嵩珍帶領的性治療師都是人類性學研究所畢業。

她邊上班邊念研究所,同時已經有了要當性治療師的想法。「指導教授跟我說國外有這種職業,但台灣沒有。我也不是聞到什麼商機,單純就是有興趣。我的論文就是老人的性需求。」

在高雄榮總12年,當她要離開去當性治療師時,所有人都要她想清楚,覺得她會餓死,「包括以前醫院護理長,她說:『我沒聽過妳這個學科,而且妳出了這個門,就回不來了喔!』」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8.12.22 07: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