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11.29 02:54

【性治療師三】慘被當性工作者 諮詢完陽痿個案他說:「然後哩」

文|楊筠    攝影|吳貞慧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因為從事的是性治療工作,童嵩珍經常要面對有色眼光,她因此穿著更為注意,總是中規中矩,維護形象。
因為從事的是性治療工作,童嵩珍經常要面對有色眼光,她因此穿著更為注意,總是中規中矩,維護形象。

2006年,已經從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畢業的童嵩珍,決定離開高雄榮總,不當護理師了。她把存款100多萬元砸下創業;租了一間小屋,大剌剌掛上「性福園」招牌,開始當起性治療師。

「鄰居都覺得怪怪的,這什麼店面?沒人敢進來串門子。但我是真的懷抱夢想,心想我是護理系畢業、在大醫院當過護理師,又拿到美國性治療師執照,我一定可以做到…但不到半年就失敗了!」

童嵩珍說,她發現病人的問題跟她想的不一樣,「來了也是說陽痿、早洩,我就跟他聊一聊,一個小時後我說今天先到這,他就說『然後哩?』他覺得不是應該要再去咖啡廳或motel。」原來上門的大多還是帶著有色眼光,把她當作性工作者了。「這個部分一定要堅守,只要越過那個界線,你就不用再做了,人家就會說你是假借性諮詢者的名義…我的羽毛不會因為這樣子而失掉,不管他給我多少錢,我也不敢啊。」

2006年童嵩珍在高雄創業開了性福園,大剌剌的招牌讓鄰居覺得怪怪的。(童嵩珍提供)
2006年童嵩珍在高雄創業開了性福園,大剌剌的招牌讓鄰居覺得怪怪的。(童嵩珍提供)

 

更新時間|2018.12.22 07:2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