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詩丹頓在SIHH上發表這枚世界首見的萬年曆腕錶,擁有5赫茲與1.2赫茲二種振頻的擒縱結構。二種模式可以自由切換,而利用低頻擒縱擺輪更可以節省動力,手錶可運行達65天,以保持萬年曆的持續運行,無需調校。可以說是錶壇最具創新概念的複雜功能腕錶。功能:時、分指示;萬年曆日期、月分、閏年顯示;動力儲存顯示;雙重運行模式切換;機芯:手上鏈機芯;定價約台幣680萬元。
江詩丹頓在SIHH上發表這枚世界首見的萬年曆腕錶,擁有5赫茲與1.2赫茲二種振頻的擒縱結構。二種模式可以自由切換,而利用低頻擒縱擺輪更可以節省動力,手錶可運行達65天,以保持萬年曆的持續運行,無需調校。可以說是錶壇最具創新概念的複雜功能腕錶。功能:時、分指示;萬年曆日期、月分、閏年顯示;動力儲存顯示;雙重運行模式切換;機芯:手上鏈機芯;定價約台幣680萬元。
錶壇焦點
2019.01.14 07:30

【SIHH 2019】江詩丹頓的睡美人!史上第一款會休眠的機械錶

文|陳哲民 Jamie Chen

「休眠模式」。看到這個名詞你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電腦;手機;各種數位產品,或者電子式的石英錶。萬萬不會想到,機械錶竟然也可以擁有「休眠模式」吧!

目前正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SIHH國際高級鐘錶大展,江詩丹頓給了大家一場震撼教育,一個非常顛覆、超級前瞻的革命性思維。江詩丹頓推出史上第一款會休眠的純機械結構錶款:Twin Beat萬年曆腕錶。有如鐘錶界的睡美人,讓人忍不住想要親吻下去。

江詩丹頓今年推出「休眠模式」萬年曆,轟動SIHH錶展會場,是今年最有話題的品牌之一。平日佩戴時以5赫茲振頻運作;如果暫時沒有要戴,則按壓8點鐘方位按鈕,調到低頻休眠模式,振頻切換為1.2赫茲,動力則足夠運行達65天。
江詩丹頓今年推出「休眠模式」萬年曆,轟動SIHH錶展會場,是今年最有話題的品牌之一。平日佩戴時以5赫茲振頻運作;如果暫時沒有要戴,則按壓8點鐘方位按鈕,調到低頻休眠模式,振頻切換為1.2赫茲,動力則足夠運行達65天。

今年的日內瓦,空氣中有一種興奮燥動的氣味,明顯感覺氣氛與去年不同。一方面,是歷峰集團各品牌高層已換血完成,各新人們急欲拿出一番作為。另一方面,品牌已經抓到數位時代的行銷訣竅,展前鋪哏、猜謎、造勢愈來愈多。加上SIHH明年將移至四月底與巴塞爾錶展合併舉行,眾人把握這寒冬錶展的最後一年,更是花樣百出,鏡頭搶得特別兇。

江詩丹頓這款被我稱為「睡美人」的錶款,是其中最令我驚豔,感受到全新世代開創性思維的錶款之一。

機芯夾板和橋板飾有日內瓦波紋,並經由NAC處理而呈現出深色塗層,有更好的耐腐蝕性和耐久度。並且擁有日內瓦印記的認證。
機芯夾板和橋板飾有日內瓦波紋,並經由NAC處理而呈現出深色塗層,有更好的耐腐蝕性和耐久度。並且擁有日內瓦印記的認證。

單從錶名「Twin Beat萬年曆」腕錶,還看不出其奧妙。利用不同振頻的擒縱結構來負責不同功能的「雙擒縱結構」,在錶界存在已久。只不過,過去雙擒縱都往加快的方向發展,例如豪雅開發的百分之一秒計時碼錶,讓其中一組振頻達到每小時36萬轉,就是最佳案例。然而這次江詩丹頓的Twin Beat萬年曆腕錶則反向思考。負責平常走時的擒縱結構為5赫茲(每小時3萬6千次)振頻,另一組擒縱則只有1.2赫茲(每小時8,640次)。如此低的振頻,能用來做什麼呢?

同一個發條盒驅動5赫茲(每小時36,000次,一般模式)與1.2赫茲(每小時8,640次,休眠模式)二枚擺輪,佩戴者可按壓8點鐘按鈕自行更換。
同一個發條盒驅動5赫茲(每小時36,000次,一般模式)與1.2赫茲(每小時8,640次,休眠模式)二枚擺輪,佩戴者可按壓8點鐘按鈕自行更換。

答案就是:讓手錶睡覺。也就是進入休眠模式。這是鐘錶史上首見的可休眠機械錶。進入休眠狀態的擒縱結構,以穩定緩和的振盪頻率,繼續維持機芯運作,動力儲存因此長達65天。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萬年曆可以維持運作,日期不會停滯。等到下次再拿起來戴的時候,無需再進行複雜的日期調校,成為一款真正符合佩戴需求的現代萬年曆錶款。

除了概念上的創新。江詩丹頓這款Twin Beat萬年曆在技術上也非常厲害。其他品牌的雙擒縱結構用來執行不同的工作(一個走時,一個計時)。但江詩丹頓的雙擒縱則執行相同工作,都是走時之用。因此工程師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從5赫茲降頻至1.2赫茲之時,這二組擒縱之間該如何切換銜接。為此,工程師開發了二組差速器來解決問題。同時,為了滿足慢速擺輪的需求,甚至還開發全新游絲,其橫截面積僅有0.0774毫米 × 0.0159毫米,如髮絲般纖細。

江詩丹頓開發的這款3610機芯,機芯內480個零件,厚度只有6mm,直徑只有32mm。
江詩丹頓開發的這款3610機芯,機芯內480個零件,厚度只有6mm,直徑只有32mm。

另外一個重點,為了讓指針式萬年曆的行走更加精確,江詩丹頓開發了日期、月份和閏年的瞬跳顯示功能。並為此重新設計了跳轉機構,採用懸掛式雙齒輪複合系統,讓瞬跳機制所需扭力只有傳統跳轉顯示的四分之一,不僅節省大量動能,也完全不會影響走時機制。在跨年倒數時,三個地方同時瞬間跳轉,其景象比起跨年煙火還要更吸引人。

為了讓指針式萬年曆的行走更加精確,江詩丹頓開發了日期、月份和閏年的瞬跳顯示功能。跨年倒數時,月分、日期與閏年顯示窗,三者同時跳轉。對錶迷來說,這樣的景色比煙火還迷人吧!
為了讓指針式萬年曆的行走更加精確,江詩丹頓開發了日期、月份和閏年的瞬跳顯示功能。跨年倒數時,月分、日期與閏年顯示窗,三者同時跳轉。對錶迷來說,這樣的景色比煙火還迷人吧!

江詩丹頓開發的這款3610機芯,高頻運作有4天動力,低頻休眠則擁有目前錶壇最長的65天動力。機芯內480個零件,但其厚度只有6mm,直徑只有32mm,真的非常厲害。而錶徑則是42mm,厚度12.3mm,日常生活佩戴非常合宜的尺寸。

往下繼續閱讀

這款手錶,除了技術上複雜困難的程度之外,我認為最值得激賞的部分,是製錶師的思維。過去,傳統機械錶被認為最弱的地方,在於其擒縱擺輪的振頻不夠快,計時不夠精準。因此所有製錶師的思維都朝「如何讓振頻加快」的方向。卻沒有人反向思考:「如果讓振頻變慢會有什麼優點?可以解決什麼問題?」而江詩丹頓做到了。太厲害了!Bravo!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