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9.05.17 02:55

【職場人語】牌桌外的人生賭局 中華文創娛樂執行長丁南

文|楊筠    攝影|鄒保祥 吳貞慧    影音|鄒雯涵 吳偉韶 吳莉苓
丁南26歲就創業,曾連續幾年得到媒體評選最佳公關公司經營人前3名,卻因賭性堅強,幾乎輸掉全部家產。他靠著辦韓秀,再累積出實力。
丁南26歲就創業,曾連續幾年得到媒體評選最佳公關公司經營人前3名,卻因賭性堅強,幾乎輸掉全部家產。他靠著辦韓秀,再累積出實力。

都說性格決定命運,一個賭性堅強的人,有可能扭轉命運嗎?15年前在公關活動界已占有一席之地的丁南,想拓展公司規模西進中國,本該戰戰兢兢的時期卻沉迷德州撲克,不到3年就把公司賠掉,還欠了上億元賭債。他想翻盤,再籌2,600萬元辦電音趴,卻受八仙塵爆牽連,被迫停辦,徹底跌進谷底。

「從未想過要跑路,但已如行屍走肉…」丁南這樣形容面對巨債的自己。他4年前戒賭,改做韓星見面會,慢慢累積出實力;並與債主合作,用區塊鏈3.0技術,將虛擬貨幣應用於娛樂產業,可用幣買演唱會門票。把握機會、投下籌碼,把賭性放在工作上,丁南要東山再起。

星期六下午的台北國際會議中心,不到5點已擠滿來看韓星南優鉉的粉絲。清一色女粉中,一眼可見幾個中年大叔守著攤位,耐心幫忙兌換門票,並指揮幾個年輕鮮肉把握機會,跟女粉們講解如何註冊會員及使用娛樂幣。

丁南(左)跟公司員工講解紅星幣的應用及如何推廣。
丁南(左)跟公司員工講解紅星幣的應用及如何推廣。

 

推娛樂幣 演唱會拉客

「註冊完就可以去換南優鉉海報了耶!」粉絲一心只想換海報,對註冊內容不怎麼關心,換完海報,就急著去跟偶像的人形立牌拍照,鮮肉攻勢反倒被嫌礙眼。

「沒關係,這場見面會預估有2千多人,我們要先把粉絲lock住,這只是第一步…Hello,你們講解速度要再快一點,人都卡在後面了。」站在一旁的中華文創娛樂執行長丁南,邊跟記者說明邊盯場。

他一雙大眼炯炯有神,看起來戰力十足。從RST(紅星娛樂幣支付)3月15日正式上馬來西亞MBAex交易所以來,丁南已經帶隊跑了數場活動,包括紅髮艾德演唱會及剛結束的春吶,在現場擺攤推幣。聽到可用虛擬貨幣買演唱會門票或電影票,多數人都抱質疑態度,「很多人用虛擬貨幣逃漏稅或洗錢,去中心化的概念,讓有些人會利用這個技術做很多政府無法管控的金流過程。所以我們跟一般民眾溝通區塊鏈時最大的困難,就是大家搞不清楚,也不相信…」

紅星幣在南優鉉來台演唱會現場設有攤位,丁南(左)親自幫已買幣的粉絲劃位換票。
紅星幣在南優鉉來台演唱會現場設有攤位,丁南(左)親自幫已買幣的粉絲劃位換票。

「但我們的娛樂幣是有應用項目的。如果你有應用程式的技術,每一筆金流也非常透明。其實簡單說,就是娛樂產業一種新的消費模式。」他不厭其煩地解釋。「的確有詐騙的,像之前有個粉金幣,說能換譚詠麟演唱會門票,就被主辦方否認合作。」丁南說,區塊鏈裡面的人,不是天才就是騙子。

 

青年創業 公關佼佼者

在這之前,丁南從沒接觸過區塊鏈,既非天才,也沒資格當騙子,倒是曾在2013年因為打德州撲克,上過《商業周刊》。標題寫:「牌桌上看穿自己經營盲點」,彼時,他是奧堤公關總經理,說自己個性太衝、太大膽,但從牌桌上,他知道要守。不為人知的是,他當時其實已沉迷賭博,檯面上,他是懂得控制風險的公關公司老闆;檯面下,他就是一名無法自拔的兼職賭徒。要從自己口中說出「賭」字,丁南花了很長時間才真正面對。「我從小就有偶包!」他笑說。

2013年丁南去濟州島比賽德州撲克,戴耳機、墨鏡避免外界干擾出牌。(丁南提供)
2013年丁南去濟州島比賽德州撲克,戴耳機、墨鏡避免外界干擾出牌。(丁南提供)

輔大企管系畢業的他,大學時期就是風雲人物,「我是輔大魔術社社長,學校很多活動都是我主持。那時候東吳大學魔術社社長是劉謙。我們2個當年雖沒見過面,但都知道彼此。」

在學時就擅長辦活動、懂得串聯,丁南畢業後曾短暫在別人公司上班,26歲就決定創業,「我記得我跟同學4人是2002那年開公關公司,4年後就變成有40名員工的規模,已經是業界佼佼者了,平均年營收都是8、9千萬元。我連續幾年都被媒體評選是最佳公關公司經營人前3名。但從那時候,我就發現我的個性就想要做大!就是All in,籌碼全下!」丁南說,他在台灣穩穩地做,日子可以非常好過,「但我就想去中國,那時候接到上海世博的case,我就決定過去…對於我想要做的事情,我敢投入很多精力跟金錢。」

 

迷失自我 曾慘遭設局

丁南(左)辦公桌上放著他開公關公司、接辦浪琴活動時與林志玲(右)的合照。(丁南提供)
丁南(左)辦公桌上放著他開公關公司、接辦浪琴活動時與林志玲(右)的合照。(丁南提供)

上海的機會很多,卻也讓丁南迷失。「我那時候不知道這跟我賭性堅強有關。」丁南在台灣時就喜歡打德州撲克,會自己花錢出國比賽,還成立台灣撲克協會,美其名是老闆下班後的嗜好。「我到大陸,反正就交到一些朋友,他們不是官二代,就是什麼百貨公司富二代,他們不把錢當錢看的。跟他們玩,不知不覺就跟著1萬、2萬元地下,而且是人民幣。所以很常一個晚上就輸個3、50萬元。」

在台灣、中國2地來來回回,與其說是工作,他更多時候是徹夜在賭,而且愈玩愈大。「不只德州撲克。我有一次去香港辦美商直銷大會,他們是直接付款,我記得是港幣200萬元吧,要付硬體啊、表演團體的費用,但我一拿到錢,就飛到澳門去賭百家樂了,當然是輸得精光了…」

他還曾經被設局,一晚輸掉新台幣400萬元。「那次是在台灣一個汽車旅館,明明跟熟人在打德州撲克,但旁邊有個小桌子在玩推筒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也被拉去,那真的是殺紅眼,愈押愈大,想翻回來。輸到400萬元時突然覺得不對勁,怎麼周圍都是我不認識的人,覺得很慌張…」

丁南說,那次被設局他仍沒看透賭博,「我只是懊惱我怎麼會被設局?」然後繼續賭。「我陷入一個很混亂的生活作息,可能輸了很多錢又沒有睡覺,然後你還要去跟客戶講一些案子計畫、創意,根本很難,已經沒有心思。」

打開在馬來西亞MBAex交易所上市的紅星幣K線圖,丁南解釋:「虛擬幣的漲跌顏色跟股票相反,綠色是漲。」
打開在馬來西亞MBAex交易所上市的紅星幣K線圖,丁南解釋:「虛擬幣的漲跌顏色跟股票相反,綠色是漲。」

 

沉迷賭博 負債上億元

他也無法面對自己。「我本來是經常回學校演講,教學弟妹怎麼正向面對職場,一個形象很健康的人,但我私底下卻陷在賭博裡…」丁南明明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但又沒辦法停止,「那是人性的掙扎。我那時很討厭人家講我這件事情,不像現在我可以坦然來聊,心境差很多。」

賭輸了沒錢還,就跟賭場借高利貸,丁南的債務愈滾愈大,3年欠了上億元,公司也賣給學弟。「每天都有人追債,其實我老婆不知道我賭博還欠那麼多債,只感覺我狀況不好。她本來不用上班就在家帶小孩的,後來還跑去做保險幫忙分攤家用。」他不好意思地笑說:「其實我是基督徒,最後是靠信仰跟家庭支持,決定戒賭。」

今年三月底舉辦的Monster KPOP拼盤演唱會,丁南做了Super Junior的亮片抱枕送給粉絲。
今年三月底舉辦的Monster KPOP拼盤演唱會,丁南做了Super Junior的亮片抱枕送給粉絲。
今年三月底舉辦的Monster KPOP拼盤演唱會,丁南做了Super Junior的亮片抱枕送給粉絲。
今年三月底舉辦的Monster KPOP拼盤演唱會,丁南做了Super Junior的亮片抱枕送給粉絲。

丁南嘗盡人情冷暖,有人奚落,但他也發現身邊仍有好友相挺。「有個好朋友在演唱會這塊賺到錢,就找我一起做。我籌了2千600萬元,跟他合夥要引進百大電音DJ,在福隆海水浴場辦海神電音趴。我記得很清楚,我們是8月的活動,但6月發生八仙塵爆,政府就不讓辦了…一夜之間,我又多負債2千600萬元,雖然這時候也只是一個數字了。」他說,對一個好不容易想從頭開始衝的人來說,等於一下子又被打下三層地獄。

 

東山再起 改行做韓秀

「不只5個人跟我說,如果他是我就跑路了,還有人建議我去馬尼拉會比去柬埔寨來得更舒服…」丁南說,他從未想過跑路,更不可能自殺,「最低潮就是行屍走肉,因為你不知道明天在哪裡,更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2018年10月的車勝元(右2)見面會,吸引1千多名粉絲到場。丁南(右)開心合影。(丁南提供)
2018年10月的車勝元(右2)見面會,吸引1千多名粉絲到場。丁南(右)開心合影。(丁南提供)

但他覺得也許他骨子裡就是流有正向思考的血液。「我就是很怪。我痛苦,但不怕。我覺得一片雲霧後面總會有一絲希望。」他重新提起精神,開始做門檻較低的韓秀。「我進來做的時候,韓秀剛起步2、3年,那時候比較有名團體的叫『神話』。我做的第一場是金俊秀見面會,但還是賠,賠的原因是剛接觸還不懂行情,被韓方牽著走。」

丁南說,他以前看棒球最討厭的就是韓國隊,但是現在變成韓團通。「剛開始做被罵得很慘,因為不懂得這些粉絲對藝人的保護跟期待。以前在公關公司,就是把活動做好就好,現在做韓團,我們任何一點發言,只要稍微傷害到他們的偶像就會被罵死!有次辦李準基見面會,答應幫粉絲拿禮物上去給他,但韓方不准,粉絲不會覺得是韓國人的錯,全都是怪我們。」

 

誠意還錢 債主變朋友

這幾年,丁南辦了上百場的韓團見面會、演唱會,他覺得他的賭性在選秀上頗能發揮。「雖然我會去看排行榜,觀察其他國家賣票的狀況,會針對後援會做問卷,但還是要賭,你要賭這個韓星會愈來愈好。最後票房開出來還是賭,那種一翻兩瞪眼的壓力,我覺得我比一般人能承受。」

回憶剛引進韓秀時的甘苦,丁南笑說:「一開始不懂眉角,被粉絲罵死了!」
回憶剛引進韓秀時的甘苦,丁南笑說:「一開始不懂眉角,被粉絲罵死了!」

靠著做韓秀累積實力,丁南也陸續處理債務。「有時候債主看的是你有沒有還錢的誠意及能力!我曾被3輛黑頭車帶到北投山上,我一人面對一堆角頭兄弟,我跟那個帶頭的說,我每個月還你3萬元,他說那你讓我假裝打一下,好交代!」後來2人變成好友,「那時候他還叫我不要再賭了!」

丁南笑著說:「我常常講,我在30幾歲跌這一跤,比我在50幾歲才跌幸運很多。一來是以前我只想在外面立下戰功,覺得那種光環才是我想要的,但跌跤後,哪怕是躺在小小的沙發上,能很安心地看個電視,我都會很珍惜;再來,倘若我是50幾歲才輸掉全部,我想我應該再也沒力氣爬起來了。」

RST紅星幣可以購買低於市價的演唱會門票。一顆紅星幣目前市價約1美元上下。
RST紅星幣可以購買低於市價的演唱會門票。一顆紅星幣目前市價約1美元上下。

更新時間|2019.05.15 08:5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