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19.11.07 23:58

【看懂韓粉1】在韓國瑜身上找到眷村味 國旗比基尼妹載盲父追星

文|鄭進耀    攝影|鄭進耀 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國旗妹」章梓薰曾經跟韓國瑜合照,她說市長合照時手一直抖,可能是看到美女太緊張了。
「國旗妹」章梓薰曾經跟韓國瑜合照,她說市長合照時手一直抖,可能是看到美女太緊張了。

11月1日下午,一場由韓粉發起的挺韓大車隊,繞行整個台北市,行經台大門口附近,一群年輕人對車隊比中指、倒讚,車隊裡的人沉默、不做反應。真實世界裡的韓粉多半寡言帶點害羞的特質。網紅四叉貓曾做個一個試驗,在路口若看到數台插著國旗的機車:「我大喊韓國瑜,旁邊那幾個人會莫名激動跟著喊凍蒜!」也有韓粉告訴我,當他在機車上插著國旗,放著愛國歌曲,在市區繞幾回,身後就會有如貪食蛇一般,默默跟上幾台國旗機車。

車隊繞進了軍公教大本營的文山區,那是一段和台大門口全然不同的光景,沿路有人搖國旗、喊加油,車隊裡的人眼神都亮了,像是原本只能對著鏡子跳舞的孤鸞,終於見到世間的同伴,快樂引吭悲鳴。

韓粉是一群壓抑許久,找不到同伴的孤鳥,這一次韓國瑜終於讓他們有聚在一起的理由了。

上週五的挺韓車隊,車隊裡有熱心大叔指揮交通。
上週五的挺韓車隊,車隊裡有熱心大叔指揮交通。

類似的狀況也發生在9月8日中午,人潮不斷湧入三重水漾公園,參與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造勢大會。來者有男有女,年紀大多五十歲以上,造勢大會場地多爛泥,他們彼此叮嚀要小心走路,有老人經過,還會同時數人伸手幫忙。

幾位女性在捷運站月台上看見整個公園飄揚的旗海,幾乎眼神帶淚:「好美的國旗!好久沒見到了。」接著便忍不住激動,集體往月台邊衝,掏出手機拚命往公園拍照。他們不顧月台上捷運列車將要通過——韓國瑜就要為中華民國粉身粹骨,他們也要邁開壯烈的腳步。

為了相挺韓國瑜,這些原本平凡得像在捷運上會讓座的路人,會瞬間激動轉為另種人格——有高雄店家因反韓,收到冥紙和各式恐嚇信,最後休業;與蔡英文總統共同網路直播的「貓咪也瘋狂」粉絲頁,也疑因遭韓粉攻擊,暫時下架。最新風波,是政論節目主持人、律師謝震武於節目中飆罵韓國瑜十分鐘。韓粉憤起攻訐,卻搞錯對象,跑到跟他名字相似的藝人謝祖武臉書留言。

韓粉的狂暴行徑,經常被另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年輕支持者揶揄:「韓粉出征,笑到往生。」輿論表面看來是中老年與年輕世代的對立,但韓粉的凝聚力,靠得並非年紀。

28歲的章梓薰是韓粉中的年輕面孔。她因多次在韓國瑜的造勢場合上穿國旗比基尼,得到國旗妹稱號。章梓薰出生高雄鳳山眷村,父親眼盲,和母親一起在夜市裡賣青草茶,兄姊則為了謀生,離開台灣工作。

在造勢場合因為穿了國旗比基尼,章梓薰因而得到國旗妹的稱號。(翻攝自章梓薰粉絲團)
在造勢場合因為穿了國旗比基尼,章梓薰因而得到國旗妹的稱號。(翻攝自章梓薰粉絲團)

章梓薰小時候曾以父親眼盲為恥,長大發現父親靠一攤涼水攤養活一家人實為不易:「家裡算是過得還不錯,我很感謝爸爸,他現在很依賴我,去哪裡都要我陪,我也很喜歡照顧他。」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加速推動眷村拆除改建政策。章梓熏從小住居的家在幾年前被拆,此後父親常要她開車,以時速十公里速度載著他,開在舊時巷弄:「他眼睛看不到,就只是聞著空氣,想像以前眷村的樣子。」

韓國瑜來自眷村,第一次參選便是由與眷村關係密切的黃復興黨部推薦。韓國瑜非將領之後,父親僅是中校退伍,全家住的是一般眷村,他學生時代功課不好,於是只好從軍;父母為了改善經濟,成了地下投資公司的受害者,當年大型的地下投資公司正是以眷村軍公教族群為主要客群之一。這些都是許多眷村韓粉共同的生命經驗。

章梓薰的父執輩在韓國瑜身上看到「同我族類」的認同感。他們因為眷村封閉的環境過著一種與台灣社會半隔離的生活,而章梓薰雖然在南部長大,「我如果知道對方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我會盡量避免跟他們當朋友。」她甚少關心政治,政治狂熱對她來說,像是一場晚發的水痘,她去年底才開始追著韓國瑜跑。「第一次參與韓國瑜在鳳山的造勢大會,我牽著爸爸到會場。現場人好多,還會主動幫我爸找位子,我被現場的氣氛感動了。」

細看韓粉,除像章梓薰一家對身分認同的站隊,多數韓粉自認是為了下一代而站出來。根據各家民調,韓國瑜的支持者特別在50至60歲這個年齡層,領先其他候選人。53歲、身為壽險業總監總監的王豪餘直言:「為什麼韓國瑜較少年輕人支持?因為年輕人不像我們,見過台灣最美好的時代。」

更新時間|2019.11.08 03: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