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3.26 09:00

【鏡大咖】邪氣生成偶包退散 邱勝翊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 
17歲起就是男團成員,王子邱勝翊坦言,剛出道時也不太了解自己,是從一步一步的實戰裡了解自己。
17歲起就是男團成員,王子邱勝翊坦言,剛出道時也不太了解自己,是從一步一步的實戰裡了解自己。

王子邱勝翊演慣了深情或是高冷的帥氣角色。

男孩團體成員出身,偶包早已是內建、拆離不了的一部分。

暫時可以卸的,是偶包的外殼。

比如,以一個邪氣而爆發的角色來啟動自己,

邪氣生出羽翼時,昔日的偶包輕了。

他不讓自己丟臉。當你以為他很輕鬆時,

他其實已經先練跑過1萬公里。

想要卸下偶包,卻搬起更重的石頭,

快31歲的男人,非要證明自己耐得住重。

一邊訪著王子邱勝翊的同時,我卻沒來由地想起,今年4月是《小王子》出版滿77週年,是簡潔、充滿各式象徵,看似童話卻泡浸了成人澀味的故事,狐狸對小王子說,「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而我想,眼前王子應該還沒碰到象徵性的狐狸,因為他承認,目前他在乎的,還是很具象的事情。

邱勝翊坦言,現在要掙脫偶像心態,又是自己的另一關。
邱勝翊坦言,現在要掙脫偶像心態,又是自己的另一關。

 

明明好勝 也要態度從容

邱勝翊的態度很從容、很優游,像王子與他者,總帶著一些物理與心理的距離。但他承認:「我的弱點,我還是很想要努力去達到某一個目標。好勝心跟得失心,有時候會是弱點。像收視率這種東西,沒有辦法你一個人決定的,我就偏偏很在意。在意到,製作人會安慰我『收視要看觀眾的反應』⋯」

他說「我太想要一個好成績了,但很多時候我真的無能為力,我覺得目前我在修這個,要看淡,愈自在愈看淡。」

曾經邱勝翊很緊繃, 「有時候要放鬆一下, 因為每件事發生都有它的理由, 所以後來才體會到, 愈放鬆才愈沒有弱點。」
曾經邱勝翊很緊繃, 「有時候要放鬆一下, 因為每件事發生都有它的理由, 所以後來才體會到, 愈放鬆才愈沒有弱點。」

5年前,邱勝翊去中國大陸拍電視劇,演一個醫生。他突然間意識到自己好勝心的萌發,「有專業的台詞,還有拿手術刀專業的姿勢,我就心想,不行,因為我是一個好勝心非常強的人,我要在陌生的地方拍戲,我不能讓自己丟臉,所以看了很多關於醫生的角色,「我寧願偷偷摸摸練很久,但我不會告訴別人。」

這算不算是王子的偶包?他笑了:「是耶,但沒有像『你有沒有讀書?說沒讀書又考很好』那種。我會說我有讀書,但我會把東西默默準備好。像我以前是田徑隊的,我們會一直苦練,到比賽那刻,我們就是要爭第一名。我不會說我很輕鬆,我會很努力。」

邱勝翊每天會靜坐,把好或不好的能量都重新整理,像是思考一整天做了什麼,他認為對自己是很好的沉澱。
邱勝翊每天會靜坐,把好或不好的能量都重新整理,像是思考一整天做了什麼,他認為對自己是很好的沉澱。

 

敏感體質 竟挑戰解剖室

他近期的作品是電視劇《覆活》,戲中他與任容萱命運交覆,而劇情中包覆的,也包括了放下一切的生死觀,是邱勝翊沒試過的沉重戲碼。「如果我要做,我就要把它準備好。」於是上了武打課、表演課,他至少有3個月的時間去消化角色,「有很多瘋狂的歇斯底里,不斷地在表演課裡釋放自己⋯而每一次在拍完很長的一場戲之後,我都得要喘一下,因為我要面對我的仇人,我失控到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喊cut之後要緩一下。」

接戲前他是猶豫的,除了角色的重量之外,更因為他是敏感體質。「我們有些拍戲的場景,是進到殯儀館拍,有一場戲是直接進到解剖室,我很容易感受到一些磁場能量,我知道那會讓我不舒服,是會讓我接戲猶豫的點,但我覺得,我也想要去突破一下,30歲了,跟以往不一樣,所以我接受這個挑戰。」

與任容萱(右)演出的電視劇《覆活》,讓邱勝翊嘗到強大的情感及哭戲挑戰。(八大電視提供)
與任容萱(右)演出的電視劇《覆活》,讓邱勝翊嘗到強大的情感及哭戲挑戰。(八大電視提供)

他透露,從小去到廟裡都很敏感,後來經朋友介紹,開始修行靜坐。「對於生死,我可以體會有些是因果。在戲裡面,我演的主角已經看淡生死了,但我私底下沒有像他這樣看淡生死。」

不管戲劇或是人生,其實都具有類似的意義結構。那永遠不是單面向。當戲劇主角發現了外在世界的奧祕,也象徵了他將通往自己內心的奧祕。邱勝翊接下一個挑戰,那當中所說的,並不只是往外探索的事;通向世界是沒有萬用鑰匙的,所以你只能試了又試,傾聽聲音。像他承認戀情時,他一度也擔心會不會掉粉,但他終究還是往偶包戳上一針。「對我來說,也算是很大的挑戰,以前真的是偶像團體出來,我也想要看看自己,當我有戀情了,還有多少人支持我?」他說。

邱勝翊為了拍《覆活》才練習喝咖啡、第一次失眠,「我一開始真的不知道失眠這麼痛苦, 你就發現自己會很焦躁。」 真的是一個挺幸福的人呀!
邱勝翊為了拍《覆活》才練習喝咖啡、第一次失眠,「我一開始真的不知道失眠這麼痛苦, 你就發現自己會很焦躁。」 真的是一個挺幸福的人呀!

 

女友演的 愈平淡愈厲害

他與港姐、演員及歌手鄧麗欣,從2018年傳出同遊泰國蘇美島後,認了戀情。鄧麗欣去年交出電影《金都》,是一部淡而猶有深味的香港電影,當中,不結婚及結婚間的自由辯證,非常令人玩味。

這部電影,邱勝翊自然是看過的,他怎麼看另一半的表現呢?他用了好幾個「厲害」。他說「我覺得很厲害,看似平常但很難。我後來在審視自己的表演時發現,你要我撕心裂肺,我可以有個目標去做到。但是,很平淡的戲,你要演得好是最難的,這也是另一種境界,你要在很淡的台詞裡,要以很冷靜的態度去詮釋好角色,真的比較困難。」

「這是很厲害的,我比較少看這麼文藝寫實的片,我也因為她看了許多文藝片,有一些淡淡的情感是很難詮釋的,但又很寫實,就在我們生活裡。」這樣的感情戲,邱勝翊覺得難,但想想,不就在他生活中上演嗎?從他說的方式,是輕鬆地呼之欲出,而不是在胸口裡結塊難言。

邱勝翊2018年貼出跟女友鄧麗欣的合照,不管偶包,就是認了戀情。(翻攝自邱勝翊臉書)
邱勝翊2018年貼出跟女友鄧麗欣的合照,不管偶包,就是認了戀情。(翻攝自邱勝翊臉書)

過了30歲後的感情觀?他說「就是找到一個人可以陪伴你,不管是理解你的工作,理解你的整個人,你們可以朝同樣的目標,彼此又有同樣的興趣,我覺得其實是滿美好的,不一定是要給一個什麼樣的承諾,像什麼時候一定要結婚,對於這個,我沒有一定要怎麼樣。現在這個狀態,我們互相聊戲,或是我們可能討論今年奧斯卡得主,或是哪一部戲拍攝手法,我覺得這樣的另一半是讓我覺得非常棒的。」

他是一個開朗的人,不愛糾結在過去裡。所以演《覆活》,對邱勝翊來說,悲傷與情感的糾葛都太強大。他嘆氣:「哭戲很多,但是因為太多了,我又不想要只有眼淚的哭戲。戲有時是一種情緒,就算劇本上寫哭戲,我眼淚不一定掉下來。最難的是hold住眼淚,我想要讓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要輕易掉下來。」

「我很少哭,想起來會哭的,就是我奶奶離開、跟我想念她的時候,我也不希望給家人壓力,我都是在房間自己難過。我人生中最大的打擊,是她過世時,那種心裡缺了一塊的感覺⋯」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是小孩,只是他們都忘記了;但眼前的王子還記得,畢竟他曾經是阿嬤的小王子。

因為疫情的關係,跟女友鄧麗欣從過年後就碰不到面,「剛好我最近宣傳忙,她也在拍戲⋯」就算世事無常,王子倒是挺樂觀在看待眼前的事。
因為疫情的關係,跟女友鄧麗欣從過年後就碰不到面,「剛好我最近宣傳忙,她也在拍戲⋯」就算世事無常,王子倒是挺樂觀在看待眼前的事。

 

場邊側記

邱勝翊跟拍戲的女主角很容易混熟,但拍《覆活》時,跟任容萱拍了1個月戲卻都還沒熟識,讓他本來有點緊張。最後,他們因為玩「狼人殺」遊戲而熟起來,「跟她是很有默契的,有時還沒開口,我就大概知道她要說什麼,我們都有親人在同行,很有話題。她也很有小女生的那一面。」原來,王子的好勝心,讓他也很在乎跟女主角熟不熟呢!

不怕承認有弱點 邱勝翊

1989年4月14日生,藝名王子,為節目《模范棒棒堂》第1代成員,歷任男團Lollipop棒棒堂和JPM成員。新戲《覆活》的上檔時間,將於台視每週六(3月28日起) 晚間10點;八大戲劇台 每週日(3月29日起)晚間8點播出。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Agnès b.(襯衫、西裝)、BOSS(長版風衣)

化妝:Ellen Chen 髮型:Ares 威奇(80's STUDIO)  場地提供:Switch Space

更新時間|2020.03.24 08: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