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9.19 05:58

【生化人成英姝5】男友告別式上,才發現我們是不一樣的人

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吳偉韶
成英姝和男友聚少離多,低調交往,就連男友的照片也幾乎沒有。
成英姝和男友聚少離多,低調交往,就連男友的照片也幾乎沒有。

成英姝自稱有「亞斯伯格症」,不善融入群體,也不太跟同學來往,除了剛入行時,有些文壇前輩的喜酒和喪禮會出席,以免不禮貌,否則一般婚喪喜慶她一概不參加。

她盡量和所有人保持距離,甚至也不想和地方產生感情。她說,「我以前在報社工作,每個人都帶自己的杯子去辦公室,我有自己的辦公桌,卻沒有帶杯子,為什麼?因為一旦我不想要這份工作,就能立刻丟辭呈,不用帶走任何私人物品。如果把辦公桌搞得像家,走的時候好麻煩喔。」

孤僻女王卻能走闖時尚圈、擔任節目主持人,並在我面前侃侃而談,她認為「慢慢有些地方變得比較世故,當你老到一個程度,就可以跟其他人哈拉了。」

她自認對家人感情同樣淡漠,卻有股強烈責任感。她父親晚年因戰爭逃亡的創傷爆發,患嚴重憂鬱症,陷入回憶之苦,她提筆記錄父親的口述歷史,並為父親創建部落格「爸爸媽媽姊姊妹妹,還有毛毛」,該部落格在2008年得到「華人部落格大獎」評審團獎,並集結成書《我曾是流亡學生》。

她說她和男友已經是最親近的人了,卻完全不認識男友的家人和朋友,兩人間僅有2、3個共同朋友,她回憶男友的葬禮上,「我本來不想通知任何人,只跟這2、3個朋友講,但他們又跟其他人講,結果他告別式來了很多人,完全出乎我意料。」

「那天我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很多跟我一樣愛他的人,我得到了安慰。我一直以為我男友跟我一樣亞斯伯格症,沒有朋友,以為他的告別式會跟我一樣,沒人來參加,原來他跟我是不一樣的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