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獨立遊戲崛起 《守夜人:長夜》突圍國際

玻璃心工作室專訪(上)

文|楊政勳    攝影|李鍾泉
《守夜人:長夜》是台灣近年最受矚目的獨立遊戲之一,總統蔡英文在參訪募資平台嘖嘖時,還在遊戲看板上簽名。圖為遊戲製作人林立(左)、玻璃心工作室共同創辦人海綿(右)。

台灣獨立遊戲團隊「玻璃心工作室」2020年10月推出2D卷軸動作遊戲《守夜人:長夜》(Vigil: The Longest Night),該作歷時4年開發,推出前一度擠進全球最大遊戲平台Steam的玩家百大願望清單,發行後更獲「極度好評」的玩家評價,累積逾千則評論,成為近年最受矚目的台灣獨立遊戲之一。

獨立遊戲團隊缺錢缺資源,但玻璃心工作室對遊戲品質嚴謹把關,不滿意不輕易出手,甚至不惜跟銀行借貸,把《守夜人:長夜》從一款小品遊戲變成一款中大型規模的遊戲,讓台灣獨立遊戲突圍國際。

《守夜人:長夜》是一款橫向的2D動作解謎遊戲,包含找尋道具、打Boss、破解機關等元素。玩家要扮演守夜人「蕾拉」,從盤據田野的詭異邪惡生物中拯救家鄉「梅耶鎮」,該作在2017年獲經濟部數位內容獎「最佳遊戲美術」、入圍2018年台北國際電玩展「最佳獨立遊戲」。

該作遊戲製作人林立,原先在中國大陸從事電影前期的概念設計,負責把劇本出現的角色及場景具體形象化後給導演參考;由於他從小愛玩遊戲,回台灣後開始有製作遊戲的念頭,便尋找志同道合的人,成立「玻璃心工作室」。

《守夜人:長夜》在Steam的評價為「極度好評」,擁有上千則評論。(翻攝Steam)

 

2D卷軸遊戲 獨立遊戲圈掀風潮

林立表示,經典的2D卷軸遊戲如《洛克人》《惡魔城》一直是遊戲迷的情懷,因此在2016年開始發想一款動作解謎遊戲,加上團隊喜歡恐怖風格,便融入「克蘇魯」神話元素,讓《守夜人:長夜》充滿懸疑暗黑氛圍。

林立強調,2D遊戲成本比3D低,加上如今的「3A大作」(指投入高製作費用與高行銷成本的遊戲)基本上都是3D遊戲,「玩家看待3D遊戲的標準自然會比較高。」且2D遊戲可以用像素或其他美術風格處理,就算畫面不夠精緻也能有自己的風格,是製作2D遊戲的優勢。但《守夜人:長夜》的美術並不馬虎,為求場景獨特性甚至手動拼貼每個物件,因此遊戲中幾乎看不到重複的樹或建築。

《守夜人:長夜》相當講究美術細節,曾獲經濟部數位內容獎「最佳遊戲美術」。(翻攝嘖嘖zeczec)

而近年2D動作遊戲在獨立遊戲圈掀起風潮,如《鹽與聖所》《蔚藍》《死亡細胞》《空洞騎士》在全球爆紅,也帶給團隊不小壓力。玻璃心工作室共同創辦人海綿表示:「只要一推出試玩版就會被拿去跟國外遊戲比較,所以我們必須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因此《守夜人:長夜》不僅有《惡魔城》豐富的探索要素,也有《鹽與聖所》手感十足的硬派戰鬥砍殺。

《守夜人:長夜》有豐富的探索要素,在戰鬥砍殺的手感也相當講究。(翻攝Steam)

 

Steam綠光投票 嶄露頭角

特別的是,最初《守夜人:長夜》僅是一款3個關卡就能全破的小品遊戲,直到2017年在Steam的「綠光」系統(Greenlight)大放異彩,團隊看到機會後,才決定「撩落去」擴大遊戲規模。

Steam是全球最大的數位遊戲商店,綠光系統是讓沒有發行商的獨立遊戲團隊,透過玩家投票機制,通過門檻就能在Steam發布遊戲,對曝光度欠佳的中小型獨立遊戲來說,是一個被看見的機會。

「我們想驗證大家喜不喜歡《守夜人:長夜》,先看看玩家反應。」林立表示,當初花了一個月時間做遊戲影片參與綠光投票,「也許是遊戲視覺偏向歐美風,反應相當不錯。」《守夜人:長夜》還獲英國知名遊戲實況主Jim Sterling特別製作影片推薦,讓玩家紛紛投票力挺,最後在3,000個遊戲中排名第7,不僅通過綠光投票,也打響國際名號,讓不少外國媒體介紹這款遊戲。

但當時玻璃心工作室想擴大遊戲規模,沒有選擇立刻在Steam上架,為了尋求開發資金,2018年在「嘖嘖」發起群眾募資,不到2個月獲得2,453名贊助者支持、募到新台幣232萬元,讓團隊信心大增。

更新時間|2021.01.05 06:30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