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女組長涉盜領老榮民300萬 退輔會北市服務處爆醜聞

文|張馥暄    攝影|林煒凱    繪圖|于子薇、林媛婷
北市榮服處朱姓女組長(右)涉嫌替譚姓榮民(左)保管印章、存摺,盜領300萬元。

隸屬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的台北市榮民服務處,驚爆社區服務組女組長涉嫌侵吞榮民存款的醜聞。一名已往生的譚姓老榮民遺孀指控,朱姓女組長以捐款等話術,多年來替譚保管印章、存摺,卻涉嫌盜領逾300萬元,害譚晚景淒涼,差點無法安葬,為替亡夫討回公道,譚妻已控告朱女詐欺、侵占,希望司法主持正義。

「先生一輩子的積蓄,就這樣子無端消失,我怎麼能接受?」即便丈夫已過世將近3年,馬小姐提起這段往事,眼淚還是止不住,數度哽咽,無法言語。

馬小姐告訴本刊,身為軍人的譚男年輕時跟著國民政府從大陸撤退來台,退伍後長年獨居在台北市榮民服務處的單身宿舍,2016年,她透過朋友介紹與譚認識,雖然他當時已89歲,二人相差36歲,但很談得來,譚也希望能找個老伴,離婚單身的馬小姐於是在同年十月與譚結婚。

小姐(右)經朋友介紹認識譚男(左),二人不久後登記結婚。(讀者提供)

 

數百萬積蓄 不翼而飛

婚後,她發現平常省吃儉用的丈夫,銀行帳戶裡竟只剩下7萬元存款,讓她嚇一大跳。馬小姐說,譚每年有24萬元退休俸,加上中低收入戶及其他補助,一年收入超過30萬元,數十年來,至少應有數百萬元積蓄才對,為了解狀況,她決定直接問丈夫,譚卻支支吾吾,讓她起疑,但這畢竟是先生婚前的事,所以她也沒再過問。

台北市榮民服務處位於松山區,隸屬於退輔會。

2018年,91歲的譚男健康狀況走下坡,自知不久人世的他,特別把太太叫到病榻前,告訴她自己多年前單身時,曾與榮服處簽了一份遺囑,內容是死後把遺產全數捐給「榮民榮眷基金會」,但為了照顧太太,他已交代社區服務組朱姓女組長變更遺囑內容,要太太把錢拿回來。

馬小姐告訴本刊:「我當時聽了一頭霧水,但因我有工作,還要照顧先生,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時間詢問朱組長。同年5月先生過世,我辦完後事,整理遺物時意外發現一張丈夫生前寫的手稿,內容為:『我有300萬元存放在別人手中,不告知自己妻子,有失夫妻真誠之情意。』」馬小姐驚覺事有蹊蹺,也懷疑丈夫指的「別人」應該就是朱組長。

譚男生前曾寫下「三百萬元存放在別人手中」的手稿,開啟遺孀的調查之路。(讀者提供)

為了釐清真相,她特別打電話到榮服處追問朱組長,但對方一問三不知,馬小姐只好私下詢問丈夫的同袍及好友,才知道譚男婚前與朱女互動頻繁,就連譚的存摺及印章,都曾由朱長期保管,直到譚結婚後才歸還。馬小姐進一步向銀行調閱丈夫的帳戶資料,赫然發現2003年至2011年間,丈夫的存款共被提領310萬元,下落不明。

 

長期代保管 印鑑存摺

馬小姐表示,她打聽後得知朱女因職務之便,常到單身宿舍走動,因而與譚結識,她常噓寒問暖,很快取得譚的信任。因譚身體不好、行動不方便,所以把印章及存摺交由朱保管,需要生活費時,就請朱代領,2003年甚至還委託朱協助換摺、變更印鑑。

遭控侵占老榮民積蓄的朱女(圖),長年擔任北市榮服處社區服務組組長。(翻攝臉書)

後來在朱女的遊說下,當時沒有妻小的譚男於2011年到榮服處簽立遺囑,決定死後將遺產全數捐給榮基會,朱女則把印章、存摺還給譚,當時帳戶裡僅剩40萬元。馬小姐指出,朱女交還印章、存摺後,譚的存款開始增加,到2016年已累積超過百萬元。

譚男單身時,曾在榮服處簽立遺囑,表示死後將把遺產捐給榮基會。(讀者提供)

但好景不常,同年譚因生病開刀,無法自行領錢,於是二度將印章及存摺交由朱女代管,並由朱替他支付醫療費及生活費,直到譚結婚後,朱女才又將存摺、印章歸還給譚,但原本的百萬元存款,幾個月內只剩下7萬元。

一輩子省吃儉用的譚姓老榮民,婚前帳戶只剩7萬多元存款。(讀者提供)

馬小姐表示,因為所有證據都顯示朱女涉嫌盜領譚的存款,她於是打電話找朱對質,並偷偷錄下對話。馬小姐表示:「朱女一開始全盤否認,後來才承認之前曾幫我先生領過錢,並強調2011年後沒動過半毛錢,之後我詢問榮服處其他人員,朱才改口說我先生有立遺囑,也曾經在2016年幫他代領一筆錢。」

 

疑銷毀文件 說法反覆

馬小姐回想,譚生前曾提過自己找朱女變更遺囑內容,朱也答應,卻一直沒下文,先生數度致電朱確認進度,不料朱卻避不見面。馬小姐說:「我後來才知道朱這些年用捐款的名義,陸續從我先生的戶頭裡領了不少錢,還找人頭填了一份『親屬關係表』,謊稱榮服處會監督。」

榮服處起初否認遺囑附有「親屬關係表」,直到馬小姐出示公文才改口。(讀者提供)

為了追查丈夫的存款流向,馬小姐要求榮服處展開調查,卻發現文件被人動了手腳。她說:「榮服處曾發給我先生一份公文,上面清楚記載遺囑有『親屬關係表』等相關附件,但榮服處事後提供給我的遺囑,卻沒有親屬關係表,也沒有我先生的捐款明細,我強烈懷疑這些資料都被有心人抽走、銷毀。」

馬小姐指控,丈夫(右)數度致電朱姓女組長(左)追蹤遺囑變更進度,朱卻避不見面。

對此,馬小姐詢問榮服處人員,起初對方強調:「本來就沒親屬關係表。」直到馬拿出公文,對方才改口,說因為譚男與馬結婚、已非單身,才會將親屬關係表抽走,說法反反覆覆。馬質疑,應該是朱女沒料到譚婚後會要求她變更遺囑,所以才利用職務之便,趁機把親屬關係表及譚寫下的捐款金額銷毀,馬小姐還強調,她事後追問榮服處,發現榮基會根本沒有收到捐款。

↑馬小姐為了替亡夫討公道,曾多次到榮服處(圖)理論。

不只遺囑文件交代不清,就連2011年前,朱女為何能代管譚男的存摺、印章等疑點,榮服處也僅以「朱女否認、榮服處無司法調查權」帶過,讓馬小姐無法接受。

 

檢舉無下文 訴諸司法

更讓馬小姐質疑的是,朱女一開始否認替譚男領錢,後來改口說是里長要她代領,卻提不出任何委託書,之後又說2016年曾替譚代領20萬元,且有留下譚親簽的收據可當證明。但馬要求榮服處出示收據,卻遭承辦人員拒絕嗆聲:「朱小姐就是不想讓妳看!」

榮服處認定朱姓女組長不當處理老榮民的財產,表示將予以懲處。(讀者提供)

榮服處及朱女避重就輕,讓馬小姐忍無可忍,轉向廉政署檢舉,卻得到「查無貪瀆具體事證」的結案報告,但讓她不解的是,自己明明是檢舉人,朱女卻提早她五個月拿到報告,最後馬致電廉政官詢問,才被告知:「因擔心犯罪嫌疑人心理壓力過大,基於保障人權,所以先寄給對方。」

到處碰壁的馬小姐為了討回公道,2018年底正式控告朱女詐欺、侵占,她透露,朱在偵查庭改口,承認2016年幫譚男代領4次、共60萬元,但提出的4筆收據,只有一筆與提款紀錄吻合,其他3筆通通對不上。

馬小姐受訪時望著亡夫的遺照,數度哽咽無法言語。

馬小姐說:「因為存款被盜領,後來又要支付龐大的醫藥費,我先生臨終前,擔心沒錢辦後事,甚至要我把他生前買的塔位賣掉,當作喪葬費,真的很悲哀!」她說,提告至今二年多,只開過三次庭,希望檢察官加快腳步、明察秋毫,讓真相早日水落石出。

 

回應

朱組長:認知有落差

針對指控,朱姓女組長透過律師喊冤,強調是2人對譚男遺囑的認知有落差,而代領金額、次數說法反覆,則是口誤或記錯。律師指出,朱因受譚之託、出於好意,曾幫譚代領一次存款,其他細節交由司法釐清。

榮服處:已給予懲處

榮服處則回應,全案進入司法程序,不便多說,但針對朱女未依規定處理譚的財務,坦承確有瑕疵,也已經給予懲處,但懲處細節不便透露。

更新時間|2021.03.08 11:27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