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偽合作社假派遣真僱傭 桃竹最大長照集團爆弊案

文|劉文淵
禾意集團辦公室位於新竹縣,看來不起眼,卻是桃竹地區最大的長照集團。(讀者提供)

號稱將心比心、視病猶親、協助政府推動長照服務的禾意集團,共有近4百名員工,去年取得新竹縣政府、國軍桃園總醫院等公家機關上億元的勞務標案,是桃竹地區規模最大的長照集團,不過,本刊接獲不少員工投訴,指控集團以合作社名義規避《勞基法》,節省人事成本、變相剝削員工,甚至偽造員工打卡紀錄,向政府詐領薪資及補助,也未幫員工投保勞健保,行徑十分惡劣。

桃園、新竹地區規模最大的長照體系「禾意集團」因涉嫌偽造打卡紀錄、詐領政府補助款,日前被檢調單位搜索,負責人曾玉美及其子女等6名集團幹部遭到約談,檢察官複訊後,諭令曾女10萬元交保候傳。

 

詐領補助 偽造打卡紀錄

本刊調查,禾意集團旗下包含「有限責任台灣禾意照顧服務勞動合作社」「禾意關懷協會」「新竹縣醫療院所照顧服務員職業工會」,員工近4百人,業務除長照服務,還跨足環境清潔、醫院傳送員等領域,去年承攬的公家單位標案金額上億元,包括臺大醫院新竹分院、國軍桃園總醫院、新竹縣政府都是他們的客戶。

禾意集團負責人曾玉美(左2)曾捐復康巴士給新竹縣政府,並與縣長楊文科(左3)合影。(翻攝新竹縣府官網)

不過,合作社理事長曾玉美及她的兒子饒瑞士(禾意關懷協會理事長)、女兒饒夢涵(合作社出納)等人,卻遭多名離職及現職員工指控,長期偽造員工的簽到、打卡資料,向政府機關詐領款項,還公開宣稱合作社無須遵守《勞動基準法》,壓榨勞工的血汗錢。

一名在禾意集團工作3年半的L女告訴本刊,她是2017年1月19日報到上班,在國軍桃園總醫院擔任清潔工,但集團的資料卻顯示,同年1月1日她就已報到,更誇張的是,某個月她只上班5天,打卡文件卻顯示她全勤。

L女說,她進集團時被要求繳交100元「社員會費」,任職期間從沒被告知要開社員大會,但合作社的文件卻顯示,所有社員都有到場開會,甚至偽造社員的簽名,誇張的是,今年疫情期間,合作社竟幫她申請4千元補助。「我都已經離職1年半,他們還這樣亂搞,實在太扯了!」L女說。

更神奇的是,申請竟審核通過,政府到底怎麼把關?有沒有內神通外鬼?令人質疑。L女告訴本刊:「曾玉美常說員工是社員、老闆,實際上卻壓榨我們,甚至以沒賺錢為由要我們每週末挑一天上班,卻不給獎金,也沒加班費。」

 

日扣保費 實際卻未投保

4名離職員工出面控訴禾意集團假合作社之名,行剝削勞工之實。

另一位仍在禾意集團擔任照服員的程姓女子,今年3月幫病人洗完澡,不慎在病房浴室跌倒,檢查後發現左腳骨折,隔天開刀,手術費9萬元,集團得知後只派了一名幹部包1千元紅包給她。程女不滿表示,她每天被扣250元「勞健保費」,事後才知道集團根本沒幫她投保,甚至以「我們是合作伙伴」為由賴帳,十分惡劣。

在國軍桃園總醫院擔任傳送員的A女則說,曾玉美用合作社當藉口,規避僱傭關係,她為了爭取權益,對曾女等幹部提告,沒想到曾女及其子女調解時竟對她拍桌,曾的子女還當面嗆她,表示母親很夠力,黑、白兩道關係都很好,令她無法接受。

禾意集團程姓女員工今年3月摔斷腿,事後才知集團未幫她投保勞健保。

還有一位W女指控,集團要求她幫其他未到班的員工打卡,如果忘了打,還會被狠狠飆罵。此外,另一名B女也告訴本刊,她與許多擔任清潔工、傳送員的同事,被要求先到國軍桃園總醫院打卡,然後由曾玉美載到新竹分院上班,工作結束後再由曾女載回桃園,他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上哪裡的班。

本刊接觸近10名禾意集團離職及現職員工,發現他們都沒有勞健保,集團也未幫他們辦勞保退休金提撥,這些清潔工、傳送員、看護工不但沒有病假、國定假日、特休假,也沒有加班費,全年無休,辛苦工作1個月只能領2萬1千元,甚至還有身心障礙員工月薪僅1萬8千元,根本是血汗勞工。

禾意集團遭控偽造員工簽名,向公家機關詐領薪資及補助。(讀者提供)
勞動部函覆法院,表示查無禾意集團幫員工投保的資料。(讀者提供)

 

偽合作社 把勞工變社員

其中,還有4名員工月薪僅2萬多元,工作短短2年,就被集團以各種理由分別苛扣20萬到50多萬元薪資,對這些勞工來說,形同二次剝削。

禾意集團有近4百名員工,卻以合作社及協會名義規避勞基法。黃圈處為禾意集團負責人曾玉美。(翻攝臉書)

面對員工爭取權益,曾玉美一貫的說詞是:「合作社不歸勞工局管,你們要告就去告,一定告不成,愛做不做隨便!」還說員工都是自營商,並非《勞動基準法》規定的勞工,所以有的員工一天上班16小時,一個月的工時近5百小時,通通「沒有違法」。

事實上,依照勞動部公布的「勞動契約從屬性判斷檢核表」,25項檢核項目中,禾意集團符合24項,卻硬扯員工是社員非勞工,勞動團體痛批,政府推動合作社的美意,被禾意摧殘,偽合作社儼然成為黑心老闆斂財的工具。

國軍桃園總醫院(圖)也是禾意集團的大客戶。(讀者提供)
臺大醫院新竹分院(圖)的清潔工作,去年由禾意集團承包。(讀者提供

台灣勞工陣線主任洪敬舒表示,合作社與傳統公司不同,公司是由少數高層所控制,勞工是此架構最後、最微薄的分配者,被動接受上級管理,但合作社應是由所有社員集體控制、共同持有,不能用傳統僱傭的角度看待。他指出,這種「假派遣、真僱傭」的偽合作社,以繳交社員會費當幌子,把勞工變社員,省下許多應該支付的成本,也變相剝削員工的福利。

 

公家單位 應嚴審外包案

洪敬舒也表示,目前國內類似的偽合作社組織不少,但政府長期放任,法令也不完備,缺乏判斷基礎,過去合作社較封閉,大眾不了解內部實質運作狀況,只看到表面的美好,沒想到遭有心人士濫用,政府應汰除這類偽合作社,避免劣幣逐良幣。

立委洪申翰則認為,主管機關內政部應針對現有「勞動合作社」進行盤點,確認是否符合合作社精神,並比照勞動部擬定判斷檢核表,此外,公立醫院應對外包案加強審核,包括廠商請領費用清冊、工時紀錄、薪資領據等,不要讓工作繁重的基層員工承擔舉證責任,勞動部也應將勞動合作社納入專案檢查,不能放任不管。

國軍桃園總醫院清潔工作由禾意集團承攬,但因人力不足,環境髒亂。(讀者提供)

臺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專員吳昭儒提醒,民眾若是派遣或承攬勞工,應找工會請求協助,工會可提供法律諮詢,也能調解勞資爭議,若公司或偽合作社長期違法侵害勞工權益,例如沒給加班費,員工一定要團結,爭取權益。此外,公家單位的採購合約一定要有勞工權益保障條款,若廠商違法,才能處罰,也才能避免不肖廠商剝削員工。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