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製造專訪2】韓國拍政治片「看政權臉色」 黑馬《王者製造》險胎死腹中靠他回生

文|王怡文
薛景求在《王者製造》飾演政治人物「金澐範」,在選戰中頻頻失利卻從未放棄。(台北電影節提供)

今年在韓國百想藝術大賞成為3冠王的電影《王者製造》由薛景求和李善均主演,故事以韓國前總統金大中與他的幕僚嚴昌祿(音譯)為原型,描繪金大中從政屢屢挫敗,靠著軍師加入團隊才突破困境。由於是敏感的政治題材,編導邊聖鉉曝劇本完成時一度因政權影響拍不成,加上他曾陷低潮,靠薛景求一通電話,才促成這部話題作品。

韓國電影近年在全球市場受到矚目,不少以真實政治事件、人物為題材的作品,特別受韓國國內觀眾歡迎,如《南山的部長們》《萬惡新世界》《鋼鐵雨》等,都寫下票房佳績。《王者製造》導演邊聖鉉接受本刊視訊專訪,他說:「韓國雖然是有保障創作自由的國家,但在政權輪替時,有些類型的電影在製作上仍會遇到困難。」

《王者製造》以真實政治人物和事件為原型創作,差點因敏感政治題材無法拍成。(翻攝自Daum Movie)

邊聖鉉2016年拍攝《不汗黨:地下秩序》之前就已完成《王者製造》劇本,但韓國正處於敏感時期。當年朴槿惠政府文化藝術界黑名單曝光,震驚全韓國,有9,473名藝人列在名單中,如導演朴贊郁、演員宋康昊、金憓秀、河智苑等,這份名單是朴槿惠在2015年製成,要求國家不得提供資金援助名單中的藝人,並限制相關拍攝。

「我在寫的時候很多人跟我說拍不成,進到製作階段會有困難,甚至說『誰會要投資這種電影啊』。不過在韓國國民(要求朴槿惠下台的)蠟燭示威運動後,狀況又變得不同。有人告訴我似乎可以拍了,跑來找我說『你之前那個劇本給我看一下』。因為經歷了這個過程,我才深刻感受我們國家並不是完全自由的,表面上說保障創作自由,事實卻非如此。」

邊聖鉉導演認為韓國的創作自由雖有一定的保障,但碰上政治時仍有許多限制。(翻攝自Daum Movie)

政權交替促成了《王者製造》的製作,邊聖鉉卻陷入另一個深淵,他甚至一度想放棄當導演。現年41歲的他在當電影導演前曾是童星演員,但對演戲毫無興趣。「我懂事的時候就已經在演戲了,但那是父母要我演,我並沒興趣,到了青春期甚至有點抗拒。不過因為我很喜歡寫文章,對寫劇本興趣。」他利用小時候的演戲經驗進入首爾藝術大學電影系就讀,在學期間學習拍戲相關知識,讓他發現自己在編導的才能。

「在學期間我感受比較深刻的是,過去那些並非出自我本意的演戲經驗,似乎自然幫助我培養拍戲的感覺。我發現自己在剪輯等工作上比其他同學擅長,所以試著拍了個短片,還拿了獎,因為有好的結果,才開始想拍電影。」

薛景求(右)主演電影《不汗黨:地下秩序》入選坎城影展,他與任時完(右2起)、全慧珍、金希沅一起赴當地參與盛會。(翻攝自Daum Movie)

邊聖鉉2012年推出《青春GROOVE》《我的PS搭檔》正式以電影導演身分出道,2017年由薛景求搭檔任時完主演的《不汗黨:地下秩序》因入選坎城影展,更證實了邊聖鉉的導演才華。然而在《不汗黨:地下秩序》問世時,邊聖鉉推特的PO文被網友截圖後惡意解讀,讓他遭受不少酸民攻擊,他說:「我也有不對,事後也道歉了,但那次之後讓我很抗拒再拍電影,特別是《王者製造》是我想傳遞自己信念的作品,我並不想在遭受誤會的狀況下來講這個故事。」

《王者製造》因邊聖鉉對導演工作失去信心而停擺,全靠男主角薛景求的一通電話,才說服了邊聖鉉重新啟動企劃。「薛景求前輩打給我說,現在一定要拍。他說我應該要用電影解開外界對我的誤會,但那時候的我就像青春期的少年,嚷嚷著『我不要再拍電影了,我靠寫劇本過活就好』,不過前輩一直勸我,我才被他說動。」

《王者製造》中薛景求(左)請李善均加入幕僚後逆轉了在選舉上的劣勢,但兩人對於戰略的看法也出現分歧。(台北電影節提供)

薛景求因對邊聖鉉有信心,用力推了他一把,也讓邊聖鉉成功用《王者製造》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在百想藝術大賞榮獲最佳導演肯定。邊聖鉉說:「我非常感謝他,因為他我重拾了自己最愛的工作,他真的是我的恩人。」《王者製造》6月26日晚間9點20分(信義威秀)及7月1日下午4點20分(中山堂)在第24屆台北電影節播映,影迷可現場購票或洽OPENTIX購票系統。

更新時間|2022.06.25 16:58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