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人物

【一鏡到底】妖氣畫家的六道輪迴 林鉅

林鉅作畫,會先素描打稿,再覆上宣紙以水墨長出血肉。圖為林鉅正以光箱看底稿。
林鉅作畫,會先素描打稿,再覆上宣紙以水墨長出血肉。圖為林鉅正以光箱看底稿。
藝術家林鉅漂浪荒唐一生,他曾開設80年代記者、黨外人士們的祕密基地—酒館「攤」,以及90年代初期的重要Live House「息壤」。時代的躁動與縱情享樂,將他帶離了創作。到40歲孑然一身,作品才又被畫廊相中。
除了藝術創作,他也是許多導演鍾愛的演員,去年他受邀演出電影《兜兜風》,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電影近期上映。茫茫渺渺,兜了一圈再回到藝術之神的懷抱,這次他決定要畫到90歲,倒數的每一天都是他的新生日。
林鉅隱居在新北三芝別墅,他平常在屋裡就裸著身體,像個野人般爬上爬下創作;有時候尿急了,離廁所較遠,就跑到院子裡「施肥」。與其說是荒誕,更像是享受新生的熱烈。他一天只吃一餐,每天舉108下啞鈴,加上慢跑,63歲了,身材卻好得像個拳擊手。
今年63歲的林鉅,為了訓練作畫時的體力與專注力,維持著每天傍晚慢跑3公里的習慣。
林鉅一生漂浪荒唐,開過酒館、Live House,心卻始終在藝術上。將繪畫視為己志的他,將近40歲時,才被畫廊相中簽約,給了穩定的生活費。他的作品曾入選台北市立美術館雙年展、「台灣當代美術1988—1999」展,並多次在世界各地巡迴展出。除了藝術創作,他也是許多導演鍾愛的演員,去年他受邀演出電影《兜兜風》,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電影近期上映。
每天傍晚,林鉅都會在三芝淺水灣步道慢跑3公里。慢跑完後,他固定坐在一張步道旁的紅色木椅上,抽根菸,喝瓶啤酒,望著海上的夕陽。就在我們舉起相機,準備拍下這個畫面時,有對夫妻剛好駐足一旁。太太好奇問先生:「他是誰?」先生搖搖頭。放下相機時,那對夫妻走過,我聽見太太小小聲說了句:「好帥啊!」
這樣獨特的氣質與氣場,讓林鉅舉手投足都是戲。他在電影《兜兜風》裡飾演一位當保全的失意父親,爛賭,無能和兒子溝通,亦無法挽回離去的妻子,每個眼神都像地獄歸來的人。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