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宮後街,是少數還沿用清領時期舊名的街道,寂幽、淡雅、隱晦,像是被遺忘的後宮。街頭的老宅院低調擺上小黑板,寫著入住條件:「身體內住著老靈魂的人」,走進屋裡,瞬間接上老街頻率。

民宿主人陳冠廷說,我喜歡老房子,而不是蓋房子。

老宅的灰樸外牆,鑲著古樸原木,浮現「和寂」兩個墨字。清秀灑脫的字體,透出沉靜的日式美學,「日本人用侘寂(Wabi Sabi)來形容不完美、不平衡的美學概念。」主人陳冠廷想起初遇老宅的悸動,平緩的語氣帶著禪意。

宮後街小得像條巷子,因位在水仙宮後而得名。

陳冠廷是奇美醫院的麻醉科醫師,20餘載的從醫積蓄全砸在老物蒐藏,走進宮後街,他的老靈魂立刻被引了出來,二話不說買下荒廢多時的相連街屋。看在外人眼中,老宅早已病入膏肓,拆掉重建最省事,老醫師的診斷卻不然,「每個人對待老物、老屋有不同方式,我只想回復它原來的樣貌。」他淡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