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童嵩珍的職業,多數人都會害羞地尷尬一笑或是以為自己聽錯了,然後可能就用有色眼光看她。連父親都曾大罵她丟人,放棄大醫院護理師的鐵飯碗不端,跑去管人家「房間裡的事」。但童嵩珍從不畏懼壓力及有色眼光,從事性治療師13年,如今老父親也以她為榮。

童嵩珍到台北廣川醫院開的性福門診慢慢做起來,但3年後因為部分理念不合,便拆夥,後來另外創立了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同時也到中國推廣性治療。目前除了台北,在上海、深圳、北京也都有工作室。

「我一路走來,前面真的布滿荊棘,尤其當別人說要跟你去後面小房間做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卑賤!像我爸那時候也嫌我丟人啊,放著好好的公職不做,去做房間裡的事!」她說,這些都是壓力,但她就是對性治療有熱情,「我就覺得可以把壞掉的玩具修好,超有成就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