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曾說,抓她是偶然,打壓NGO(非政府組織)是必然。在維穩思維下,NGO(中國語境稱為「社會組織」)是否收受境外資金,成為境外勢力從事煽動顛覆的溫床,是NGO被各種法令規定、國保監視束縛的原因。

2008年發生了四川大地震,超過300萬志願者,民間機構與個人自發性進入災區,從事救援、健康、衛生、醫療援助、分發食品、安全保衛等方面的工作,保守估計至少有260個非政府組織、60餘家基金會提供支持。這年可以說是中國的NGO元年,此前只有附屬於國家的人民團體、各種行業商會,但這年也是中國政府開始嚴加打壓的1年,為什麼?原因很簡單,這些NGO不觸碰敏感問題,但提供弱勢協助,他們不像領導滿口官話套話,而是做實事解決問題,他們的存在與政府運營形成強烈對比。

2009年開始,對NGO的打壓和管制加劇,手段很多:逃漏稅、接受境外資金、接外面的案子、尋釁滋事……。小則更換活動日期場地,大則活躍成員遭到抓捕、機構被撤銷。健全社會的NGO 發展方向包括國際經驗交流、民主化、跨領域連結,方方面面都走向死胡同。

2014年台灣太陽花運動、香港佔領中環運動再一次挑動維穩思維敏感神經。除了寇延丁在雨傘運動期間被抓捕,那段時期包括郭玉閃、徐曉、陳坤、薛野、劉斌也被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