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擁有1,100艘遠洋漁船,每年產值高達新台幣400億元,是海上的漁業強權,卻也因為過度捕撈,被歐盟祭出黃牌警告。去年台灣脫離黃牌名單,看似保住霸主顏面,但海上的剝削和暴力,卻因此躲向更深、無法監管的暗處。

1艘由台灣船東經營、註冊在萬納杜的權宜漁船「大旺號」,去年自高雄出海後2個多月,竟發生漁工死亡事件,同船漁工不僅指控台籍船長、大副施暴,也懷疑這些暴力行為可能和漁工死亡有關。我們獨家取得3位曾在大旺號上工作的漁工證詞,試圖拼湊這艘被台灣政府視為「管不到」的外國籍鮪魚船,究竟出了哪些差錯,讓離鄉原是為風光回家的漁工,最後只能化為海上冤魂、再也無法歸返?

2019年4月,38歲的Manny(化名)即將第4度上船工作了。出發前往機場前,他在手機裡存好家人的照片,長期在海上曝曬、勞動,讓他看起來像4、50歲,工作時魚鉤、魚線飛舞,也在他身上留下深淺不一的疤痕。其實他不是沒想過留在家鄉卡加煙(Cagayan,菲律賓呂宋島東北端)就好,但像他這樣學歷不高的男性,工作只有農夫或保全二種選擇,每月薪水最多新台幣3千元,完全無法負擔妻子和一雙子女的生活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