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第3天,爸媽就因為工作外調南部,住宿舍不方便,把我託給台北阿媽。阿媽是撿資源回收的,小時候,她背著我去撿資源回收,長大以後她帶我去,或我跟著她去。

以前最開心就是過年,台北不是會開放一些固定的點給人丟家具嗎?阿媽會去看人家丟的家具裡面有沒有紅包、寶特瓶,我看有沒有玩具。同學炫耀新玩具,我沒有,只好去撿,偶爾撿到不錯的,只是有點壞掉,我覺得沒差就帶回家,養成我現在的個性,在路上看到人家丟家具,也會看一下,國中開始逛廢墟。

我喜歡尋寶的感覺,廢墟有一點生活痕跡,你可以看到屋主的裝潢、生活習慣,在床下發現A書、日記,想像他們以前怎麼生活,很好玩。當初我會接觸動物標本,也是因為在廢墟撿到狗狗的屍體,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難過,覺得應該要把牠帶回來,清理乾淨,便開始從網路自學做標本。

我不怕嗎?會啊,有時整理電腦照片,看到還是心頭一驚。我覺得自己勢必要了解,才不會那麼害怕。學做標本後,才發現屍體好像也沒那麼恐怖。收集娃娃跟養飼料蟑螂也是。小時候,我很怕姑姑放在飯廳的娃娃,每次經過都用跑的,姑姑知道後把它丟了,我覺得很對不起那隻娃娃,我還記得它穿灰色格子的小洋裝,金色頭髮,綁2個小辮子。長大後,某天逛福和橋二手市集,突然想到這件事,雖然不是同一款,但我想買個娃娃看能不能壓制自己怕人偶,後來買了整間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