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天氣極冷,室外溫度攝氏4度到6度,風雨交加,愈發清冷。早上當8到12點的班,正好遇到到岸物資上貨,著實累了一上午。中午吃過飯,繼續搬菸酒搬菜,接著油漆直到下午3點,和大副說了一聲,準備下地走走。

這趟來英國,幾乎沒有人下地,再不逛逛,就要睽別赫爾(Hull),這個倫敦的門戶。於是藍襖一穿,一人走下船去,身上沒有英鎊,也沒有什麼目標,不想叫計程車,就隨意往城中走去,走出King George Dock,不知道市區還有多遠?

到英國赫爾前的外海穿藍襖。
大學畢業要實習前,就喜歡穿藍襖。

路的兩旁遍植楓樹,葉已落盡,高高的枝椏默默地伸向天空,而天空早已被凍得鐵灰,只有在日落的地方一抹微紅。整條路上只有我一個行人,車輛在我右邊急急地駛過。栅欄外不知名的紅色漿果如荊棘叢生。沒多久,走到一個美麗的墓園,入口處有一個圓形花園,難得這種天氣仍有零星的腥紅色玫瑰花開,再往後是一列列的墓碑。墓碑間散種林木,想是年代久遠極為高大,枯枝扭曲糾結,遠遠望去不只肅穆,彷彿有手爪盤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