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事件成為全台焦點,駭人的跨國人口販運鏈下,受害者們的真實樣貌是什麼?我們採訪了幾位從柬埔寨、杜拜逃出、或差點受騙者,發現他們皆有或多或少的負債,是就業市場的邊緣族群。

疫情是最後一根稻草,他們還不出錢,從此陷入債務黑洞。他們令人想起韓劇《魷魚遊戲》的主角們,走投無路下被鎖定、被邀約,只能硬著頭皮冒險一搏。

舉牌工武德(化名)臉書有1千多名好友,他經常在上面抒發心情。今年7月,他受不了沉重的經濟壓力,深夜發文感嘆:「真的好累,連續3天加班到家半夜,薪水因為我月初才來無法領,車貸、電話費、欠債一起逼來,不知怎辦,真的要找日日會嗎?」日日會,是近年盛行的民間高利貸。

受疫情影響,舉牌工武德工作銳減,每月要繳2,850元的機車貸款也成為負擔。

  

債務難負荷 成誘騙對象

沒幾天,他在臉書社團認識2年多、曾救急借過他2千元的朋友在一則貼文留言標註他。貼文的女生多放性感修圖照,幾篇徵人內容大概是:「我在柬埔寨打碟(指DJ工作)一段時間了,想賺錢的朋友趕快聯繫我。」「只要你有能力,服務員底薪1天100美元,包吃住,薪水比台灣好太多,來這裡賺美元吧。」「請大家幫忙分享,說不定會救到水深火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