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莊子是回家的路 蔡璧名專訪之三

文|黃文鉅    攝影|林俊耀
當初原以為不久於人世,所以蔡璧名在病中積極推廣《莊子》,並寫成科普書,希望大眾也能感受《莊子》精髓。

蔡璧名成長於醫藥和武術世家,上有一兄一姊,父母皆是台大藥學系畢業,開了間藥局,曾祖父與祖父都是中醫,外祖父是西醫,舅舅多半畢業於台大醫科。父親不只擅長太極拳,也精通詩、書、畫、音律。當年,父親用一幅芭蕉跟菊花的字畫,向母親告白,上有題詩:「芭蕉護菊只一枝,那堪誘淚成千垂。風雨霜雪相依共,不敢描月為定情。」她說母親一時不懂,問同學是什麼意思?等看懂,就動心了。

幸福是種心靈感受。非要得到渴望的東西才叫幸福,註定不能幸福。

父親繼承的傳統文化,救了蔡璧名一命。過去,她不明白最珍貴的東西就在家裡,拚命向外追尋。她曾問一位美國賓州大學的教授為何不搞西方哲學,卻跑來學莊子?這位洋人告訴她:「西方哲學離家太遠。」

蔡璧名(右)曾經跟清代御醫傳人周成清(左)學中醫,得其畢生醫道絕學。(蔡璧名提供)

蔡璧名說,莊子的學問其實就是一條回家的路。人間紅塵,安頓身心何其艱難,「有人為愛情要死不活,一輩子追不到理想的愛;有人為了事業汲汲營營,忘記幸福是一種心靈感受。如果非要得到渴望的東西才叫幸福,那你註定不能幸福。」回家的路不遠,但必須在生活中實踐《莊子》哲學,即便身處不幸,也能克服。

蔡璧名高中就立志讀中文系,手上抱著一本《紅樓夢》的模樣,頗有文藝少女氣息。(蔡璧名提供)

蔡璧名對人文精神有一種使命感:如何讓傳統文化浸潤到現代人的生命?她說自己擅長以簡馭繁的教學,寫科普書,是一條相對簡單的路。去年她出版《穴道導引》推廣身心放鬆術,至今仍名列誠品書店暢銷榜;前年出版《正是時候讀莊子》,以漫畫重現原典,配合淺白解說,一上市便熱銷萬本。

某次課堂上,她提到,14年前養了隻小狗,不小心走失,她冒雨去追,找到時,一把摟在懷中,才發覺自己原來愛得那麼深刻。前段日子,狗又被朋友丟失,「我想,狗若掉了,也只能『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就坐著繼續工作。我要慢慢放下執著,不能讓世界上有一個我絕對不能失去的東西,況且,把狗弄丟的人比我更著急,我會想像她的心情,不怪她。」語畢,她淡定露出一抹微笑。

此刻,她的頭皮,想必很柔軟吧。

更新時間|2017.03.27 00:0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