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7.23 23:02

【鏡相人間】我是假台大生

昆蟲老師吳沁婕的故事之二

文|陳昌遠    攝影|林煒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昆蟲課教學特色是讓孩子親身接觸昆蟲,吳沁婕說:「可以了解昆蟲並不可怕,並且尊重生命。」圖為綠椒竹節蟲。
昆蟲課教學特色是讓孩子親身接觸昆蟲,吳沁婕說:「可以了解昆蟲並不可怕,並且尊重生命。」圖為綠椒竹節蟲。

那是媽媽最後一次打吳沁婕。媽媽說:「她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我知道我不可以再打她,因為打孩子只會一次比一次狠,那一次我已經快把她打死了,如果再這樣子打她,絕對會…」話語停頓,在淚水流下的時刻。

談到這段回憶,吳沁婕說:「我現在當老師有點天分,可能是我從小就覺得,老師怎麼可以講得這麼無聊,很不有趣,我甚至覺得我可以講出比他更有趣的點,當老師不太懂得怎麼管秩序時,看起來就像我在欺負老師。」

與孩子互動,感受純真,是吳沁婕成就感的來源。室內昆蟲課,家長可在窗外觀看、拍照。吳沁婕放金龜子在教室飛翔盤旋的時候,抓取了所有目光。
與孩子互動,感受純真,是吳沁婕成就感的來源。室內昆蟲課,家長可在窗外觀看、拍照。吳沁婕放金龜子在教室飛翔盤旋的時候,抓取了所有目光。

 

博學姨丈 命中的貴人

雖然無法專注讀書,但遇到緊要關頭還是能過關。直到高二,物理、英文、工藝三科被當,面臨留級的狀況。吳沁婕說:「物理老師上課無聊,想睡,英文不愛背,工藝課老師不讓人發揮創意,大家都做一模一樣的盒子。」某次,她做木盒子的材料搞丟了,索性不做,工藝課時間在校內閒晃,偶然被工藝老師撞見,問她:「妳怎麼在這裡?」「沒有啊,就出來走走。」態度輕浮踩中老師地雷,因此被當。

留級要多花一年,她嚮往讀大學,於是轉學到管束更嚴格的私立高中,私立高中威權管理,動輒打罵,讓她曾經裝病請假不去學校,好不容易熬畢業,聯考卻差一分沒考上嚮往的台大昆蟲系。

在飼養昆蟲的房間中,吳沁婕捧起溫馴的球蟒蛇,球蟒蛇名叫球球二代,另有鬃獅蜥名叫辛巴二代。為什麼是二代?她語氣哀傷地說:「今年初球球生病,辛巴壽終正寢,我一次失去了2位老朋友。」
在飼養昆蟲的房間中,吳沁婕捧起溫馴的球蟒蛇,球蟒蛇名叫球球二代,另有鬃獅蜥名叫辛巴二代。為什麼是二代?她語氣哀傷地說:「今年初球球生病,辛巴壽終正寢,我一次失去了2位老朋友。」

她的讀書狀態不可能重考。於是先就讀台大農業推廣系,再嘗試校內轉系,然而面對沒有興趣的課程,她喪失動力,蹺課頻頻,成績如撞上玻璃的昆蟲墜下,每個學期都在二一邊緣,平均只有4、50分。吳沁婕說:「那時我像個假台大生,坐一秒鐘都很痛苦,沒有興趣的課就是坐不住,一想到轉身就有50分鐘的自由,我就蹺課了。」蹺課的她將時間投入自己感興趣的社團活動。

姨丈王華沛是師大特殊教育系教授,看出她的不對勁,介紹她去看兒童心智科,20歲診斷出過動症,不順利的讀書過程因此有了解答。

談到姨丈,吳沁婕的眼眶頓時有淚如夏日螢火。姨丈2年前因胰臟癌過世。「他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是一個到老都能一起聊天的人。」小時候的她愛發問,唯有博學的姨丈能滿足她,讓她嚮往成為「到野外什麼都說得出來的人。」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開始服藥後,她人生第一次能穩穩上課8小時,成績提升,終於在大四成功轉到昆蟲系,攀上屬於自己的枝葉,大口嚼食熱愛的知識。然而學分不夠必須延畢,並且從大五開始,家中斷絕經濟支援,家中規定,大學畢業就必須自力更生,就算延畢也不例外。

更新時間|2017.07.29 04: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