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0 22:59

【鏡相人間】狗是活垃圾 環保藝術家魏德松專訪之二

文|鍾岳明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魏德松隨意撿起廢棄沖孔鐵片,現場示範造型和鍍銅,沒多久廢棄物就成了帶有美感的工藝品。
魏德松隨意撿起廢棄沖孔鐵片,現場示範造型和鍍銅,沒多久廢棄物就成了帶有美感的工藝品。

撿廢棄物、回收、再利用,是魏德松落實環保的三部曲;然而人類會胡亂丟棄的不只是物品,還有生命,「我看人家丟小狗,不幫牠我晚上會睡不著。只要下大雨,我就整晚睡不好,擔心狗怎麼辦!」1990年開始,他在路上沿途餵流浪狗,「看到流浪狗沒地方住,我就幫牠搭個房子,讓牠有避雨的地方,花錢買材料都可以。」後來,他到處找流浪狗來送人,「送不出去就自己養,好辛苦。」

有人餵流浪狗,就有更多人丟流浪狗,為杜絕源頭,他開始帶狗去結紮。「台灣餵狗的人很多,但帶他們去結紮的人很少。」就像做環保,撿流浪狗、結紮、送出,也是他的愛狗三部曲。「我這6年送去結紮的狗,沒有6、700隻,也有5、600隻,90%是人家家裡養的。」一位愛狗婦人張太出錢,他負責跑腿,二人合作幫人免費送狗去結紮,服務遍及新竹地區。飼主該做的事他全攬來做,他如此感嘆卻也樂此不疲。

 

狗是活的垃圾:我不喜歡狗,只是看到生命的無奈,不幫牠我晚上會睡不著。

照顧流浪狗,一定很愛狗吧?理所當然的問題卻有意外的答案。「我不愛狗。」他接著說:「狗是活的垃圾,抓狗都叫清潔隊來抓,不是活的垃圾嗎?」「很多人以為我喜歡狗,其實我不喜歡,只是看到生命的無奈,就拉牠一把,不然於心不忍。」「我不喜歡狗也不喜歡貓,貓會掉毛,狗會出去搗蛋,被捕獸夾夾到,我要花很多錢幫牠截肢。」他撫摸腳邊撒嬌磨蹭的橘貓說:「這隻貓在路上繞來繞去,肚子餓我就把牠帶回來。」

魏德松收養的狗黑糖(右),3年前上山玩耍卻被捕獸夾夾傷,帶去動物醫院截肢。在魏德松的照養下,如今能活蹦亂跳。
魏德松收養的狗黑糖(右),3年前上山玩耍卻被捕獸夾夾傷,帶去動物醫院截肢。在魏德松的照養下,如今能活蹦亂跳。

一再重申自己不愛貓狗,只是同情。但養久總有感情吧?「還好啦。」最喜歡哪隻狗?「都差不多啦!不要搗蛋就好。」狗飼料很花錢吧?「不生病還好,像那隻截肢花7000。」他突然拿起捕獸夾氣憤地說:「這山上有很多捕獸夾,你不知道台灣有多爛!你看這就是牠夾著拖回來的啊,不然我怎麼會有這東西!」口氣從滿不在乎到憤慨,像傳統父親,嘴上嫌麻煩,心底全是愛。

 

一生最大遺憾:家中4個孩子,只有他父不詳,但全村都知道他父親是誰,唯獨他沒見過。

善待「廢棄物」,和他童年的缺憾有關。1950年代,新竹橫山鄉一帶挖煤產業發達,帶動經濟繁榮,卻也挖掉他童年內心的一塊。我們來到他老家橫山,兒時的老屋被夷為菜園,附近的礦坑也已廢棄,他娓娓道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媽媽的第一段婚姻生下3個孩子,丈夫過世後,不識字的媽媽在礦坑附近打工,認識來礦坑監工的爸爸,又生下他。「我是媽媽帶大的,爸爸有自己的家庭,我是非婚生子,一直沒見過我爸。」說起父親他就難過,「我記得小學三年級,老師出作文題目『我的爸爸』,我要怎麼寫?」他努力回想,怎麼也想不出後來如何完成作文的。「我以前把這事一層層包得很緊,怕別人知道,怕丟臉。」他長嘆一口氣,「我的童年不知道怎麼混過去的。」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