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0 22:58

【鏡相人間】廢棄的生命 環保藝術家魏德松專訪之三

文|鍾岳明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每個週末清晨5點,魏德松都會從新竹竹東開車到新北福和橋下的二手市集擺攤,常有客人拿不要的玻璃瓶給他,請他設計成燈具。
每個週末清晨5點,魏德松都會從新竹竹東開車到新北福和橋下的二手市集擺攤,常有客人拿不要的玻璃瓶給他,請他設計成燈具。

魏德松童年貧苦,靠媽媽一人賺錢養家,「我們家很窮,別人有地,我們無立錐之地;別人有爸爸,我們都沒有。」家中四個孩子,只有他「父不詳」,像多餘的人。「很多時間我都一個人,會奢望媽媽不要出去工作、在家陪我。每次下大雨,媽媽不用出去做工,我就好高興。」他悵然地說。

礦坑生活封閉,全村都知道他父親是誰,唯獨他沒見過,常有村裡長輩跟他開玩笑:「帶你去看父親好不好?」他不知該作何反應。兄姊長大後陸續搬出,但他獨占母親的時間不長,11、2歲時媽媽改嫁,再生一子。面對繼父,「『爸爸』我叫不出口,都叫『歐吉桑』。我繼父是礦工,他也認識我爸。」在這個新家,他又成了多餘的人。

被爸爸拋下的孩子,差點也成廢棄的生命。因為窮困,缺子的親友都想過繼他來當兒子,「但我媽不捨,寧願自己辛苦一點。」媽媽把他當寶,就像他把廢棄物當寶一樣。媽媽的堅持讓他感念,「我覺得虧欠媽媽,她可以把我丟給別人,她幹嘛那麼辛苦?」流浪狗媽媽奮力維護小狗的模樣,勾起他的童年記憶,於是父代母職照顧起流浪狗。

1974年魏德松結婚時,在新竹橫山老家巷口留下難得的家族合影。前排左起為母親、太太、魏德松、繼父,後排左起則是母親和前夫所生的二姊、大姊,以及和繼父所生的弟弟。(魏德松提供)
1974年魏德松結婚時,在新竹橫山老家巷口留下難得的家族合影。前排左起為母親、太太、魏德松、繼父,後排左起則是母親和前夫所生的二姊、大姊,以及和繼父所生的弟弟。(魏德松提供)

他不曾埋怨父親拋棄這個多餘的家庭,「我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見過爸爸,也沒辦法讓爸爸看我長大。」父親缺席的遺憾,讓他在婚後一肩扛起家計,魏太太說:「我們結婚時,他跟我說:『上班很累,妳在家照顧小孩就好,我一個人出去打拚。』」然而沒有父親陪伴的缺憾,卻讓他無暇扮演一個陪伴孩子的父親,「我幾乎沒帶太太和小孩出去玩過。忙就忙死了,現在也沒有假日。」以為退休後父親就能享清福的女兒魏淑敏說:「沒想到他比退休前更忙了。」他忙著幫狗結紮、四處送養,賦予牠新生命;也到山區撿廢棄物,製成燈具,讓垃圾發光。

 

山上自在獨居:10天、8天回家一次,沒有把家庭丟掉,但喜歡孤獨的生活。

2010年,他為全心照顧流浪狗,搬到山上的工作室獨居,「因為天天上山餵狗也不是辦法,結果一住就非常習慣,現在回不去了。」他開心大笑。「現在我一個人,什麼都難不倒我,自己種菜、做菜,假日去台北擺攤賺錢,10天、8天回家一次,沒有把家庭丟掉,但我喜歡孤獨的生活。」廢棄的生命們緊緊相依,他享受這樣的獨居生活。

魏德松餵狗的方式很豪邁,常大把大把飼料撒出去,他不帶感情地說,狗只是要吃而已,但他總記得每隻狗喜愛的搔癢位置。
魏德松餵狗的方式很豪邁,常大把大把飼料撒出去,他不帶感情地說,狗只是要吃而已,但他總記得每隻狗喜愛的搔癢位置。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好奇他的人生有沒有後悔的事?「唯一後悔就是接觸流浪狗,」他笑說:「不然我不會買塊地,天天在家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就好。」狗過世你會哭吧?「不會哭啦,不傷心,我很祝福牠,希望牠下輩子不要再當狗。」嘴巴依舊倔強,他接著抱怨:「哎,小狗不好送,我一大早到處去送狗,中午想在車上休息一下,小狗就在副駕駛座叫,你該怎麼辦?」他笑著對我說:「你千萬不要搞這塊,好辛苦啊!」霎時他濕紅了眼眶,神情是滿足的。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