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8 23:01

【鏡相人間】我的小雞雞被切掉了

台灣首位現身陰陽人丘愛芝專訪之三

文|陳昌遠    攝影|宋岱融    影音|管佈霖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平常大多穿襯衫、有標語的T恤,衣櫃裡最秀氣的衣服是這件有花朵圖案的雪紡衫,不過只在2009年第一次到高醫大性別所分享論文時穿過1次。丘愛芝說:「一方面胖了,另一方面怕穿起來引人注目。」
平常大多穿襯衫、有標語的T恤,衣櫃裡最秀氣的衣服是這件有花朵圖案的雪紡衫,不過只在2009年第一次到高醫大性別所分享論文時穿過1次。丘愛芝說:「一方面胖了,另一方面怕穿起來引人注目。」

高中重考那年,因為一次心動觸電,發現自己喜歡女生。「我就想,我可能是同性戀,剛開始也不知道同性戀是什麼,我就去臥底,看看我是不是。」28歲那年,認識了女友,「我們一開始是朋友,好兄弟那樣,後來她向我告白,我覺得也不錯,就交往了,我們那樣的組合很奇怪,因為通常是T跟婆組合,我們看起來都比較像T。

女友分手想跳樓

交往10年,是一段安穩的時光,「感覺自己被接納了,有容身的地方。」然而這段感情卻因為「你長得太像男生了」而結束。這樣的分手理由讓他感到痛苦,再一次引動了關於性別的地雷。

2010年樹德科大的百萬圓夢計畫,丘愛芝以陰陽人的身分獲得贊助,並前往美國訪問其他陰陽人,圖為他(左)與國際陰陽人組織美國主席Hida Viloria(右)的合照。(丘愛芝提供)
2010年樹德科大的百萬圓夢計畫,丘愛芝以陰陽人的身分獲得贊助,並前往美國訪問其他陰陽人,圖為他(左)與國際陰陽人組織美國主席Hida Viloria(右)的合照。(丘愛芝提供)

「那時候很想跳樓自殺算了,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活下去,你好像失去了你的價值,異性戀不容易走,同性戀又被踢出來,難道我要去男同志那裡嗎?」說到這邊他又幽了自己一默:「可是我小雞雞又被切掉了,能怎麼辦?」

男生?女生?二個名詞像是二種容器,都無法讓他容身,因為就連同志圈,都要分性別。每當旁人問起,丘愛芝總說不清楚,因此被同志朋友質疑:「他說,你自己是什麼,你自己要搞清楚。」笑了一下,丘愛芝無奈地說:「我覺得他們也很狠,我太像男生,那我能怎麼樣呢?」

沉痛遭遇幽默化

無法再逃避,只能面對。他進入佛光大學生命研究所就讀,重新翻找當年的病歷,遍查資料,確認自己是一個陰陽人,也終於知道6歲那年做了什麼手術。

嬰兒時期的丘愛芝,與疼愛他的母親。(丘愛芝提供)
嬰兒時期的丘愛芝,與疼愛他的母親。(丘愛芝提供)

丘愛芝說:「醫生先是剖腹探查內生殖器,結果一看有子宮,也有2個卵巢,就決定我是個女孩,所以外面看起來很像小陰莖的,那個其實是個大陰蒂,就把比較大的陰蒂切除。」

他將自己的生命故事寫成碩士論文《現身、發聲—一個陰陽人的覺醒與實踐歷程》。碩論口試委員王秀雲教授說:「他的遭遇是很沉痛的,但他很有幽默感,這意味著他對自己的經歷有過深沉思考,大多數的人是沒辦法像他一樣的,對於陰陽人,他有主觀的經驗,也有旁觀的看法。」

42歲那年,他透過樹德科大的百萬圓夢計畫,到美國訪問其他陰陽人。九年過去,至今他已接觸上百位陰陽人,丘愛芝說:「每個陰陽人都不一樣,所以有不同的議題,我們都是聊彼此的身體,賀爾蒙、性腺,有的染色體是XXY;有的染色體是男生,卻長成女生,也認同自己是女生;也有被決定當女生,卻長成男生;有的從小雖然有治療,但仍有性別困惑。」曾經有一位大陸陰陽人問他:「你怎麼沒有自殺?」丘愛芝說:「有些陰陽人出生被當怪物,一輩子都在假裝是正常人,假裝自己有月經有胸部。」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丘愛芝的媽媽在他上大學那年心臟病過世,而爸爸,則是在他與情人分手的前一年過世。當他想追索身體的祕密時,知道真相的人都已不在。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