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8.03.18 23:04

【忠仁忠義之二】父母把他們當怪物鎖在房裡 害怕被人看到

文|陳昌遠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13歲,兄弟倆自北市天母國小畢業,此後再也沒與父母見過面。(中央社)
13歲,兄弟倆自北市天母國小畢業,此後再也沒與父母見過面。(中央社)

彼此有心電感應嗎?忠仁說:「沒有,很多人都會問這個,也會問我們會不會吵架?其實哪有人不吵架。」年輕時,他曾與忠義討論過誰先死的問題。死亡,對他們來說不是抽象的名詞。「我們之間,並不需要有太多的言語。」忠義在旁點頭:「嗯,其實我們也不多話。」2人一起生活久了,有著默契。例如住院,「不需要對方說,我們也會去看對方,哪怕買一罐飲料也好。」忠仁喝了一口開喜烏龍茶,說喝了一輩子,真希望能當廣告代言人。

忠仁回憶,有一次跟弟弟逛街,弟弟就不見了。「我感覺人生突然沒有弟弟,那種痛苦真的是無法表現。」那時他睡不著,夜裡還到街上,找遍所有弟弟可能去的地方,想著弟弟會不會是死了?2天後,弟弟回家。到底去哪裡了?忠義說:「年輕時愛玩,就想要探險,聽到林強的〈向前走〉那首歌,就想自己去衝衝看,然後就坐著火車走了,我就放他在一個地方,跟他說這邊等我,我馬上回來,然後就沒有回來過了。」

相比哥哥,弟弟顯得更積極地追求人生,一方面,是心中有著對死亡的恐懼,另一方面,是2人沒有完整的家庭。忠義說:「我很渴望有家庭的溫暖。」他4年前結婚成家,因此跟哥哥分居,這也讓他擔心哥哥,「過去我們都是住在一起的,現在分開,我會擔心未來有沒有人照顧他。」

忠義說:「孩子出生是很開心,但開心不到30秒。」他擔憂未來如何讓孩子在完整的家庭長大。
忠義說:「孩子出生是很開心,但開心不到30秒。」他擔憂未來如何讓孩子在完整的家庭長大。

 

突然踏入社會很恐懼

21歲,700多萬元的愛心捐款用罄,無法繼續接受保姆照顧,2人必須獨立生活。「很多人認為我們過得很好,愛心捐款很多,有金山銀山。」忠仁說:「當時我們有2個選擇,第一個是回家,去找爸爸媽媽住,想也知道不可能的事。第二,到彰化的技術學校,可以學一技之長。」考量到台大醫院最了解2人的身體病況,並且願意負擔未來的醫療費用,2人選擇留在台北。

突然踏入社會,是恐懼的,又因為失戀與病痛,忠仁有2年的時間得憂鬱症,也曾經想自殺。「可是還好有家人,忠義把我拉回來,帶我出去玩,那個心就打開了。」不想讓哥哥談傷心往事,忠義插嘴:「我個性比較外向,哥哥比較內向,但後來換我變內向。」忠仁說:「對對對,他就變宅男。」

忠仁(前)、忠義(後)儘管不住在一起,但仍彼此關心對方的生活。
忠仁(前)、忠義(後)儘管不住在一起,但仍彼此關心對方的生活。

忠義說:「我像媽媽,哥哥像爸爸,媽媽是瘦瘦高高型的。」國小時,2人曾在露德之家的修女安排下,趁著寒暑假回家。忠義說:「早上窗戶不能打開來,只能看電視,要是有親戚朋友要到家裡來,我們就得到2樓躲起來,把房間門關起來,不能出來,不能有聲音。要出門看醫生的時候,清晨6點鐘,好像押解犯人那種感覺。」2人對母親的記憶,是煮飯的樣子,母親不太跟2人說話,也因排拒2人,常與父親爭吵。為了讓原生家庭和諧,國小畢業後,2人不再回家。

更新時間|2018.03.16 10: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