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8.03.18 23:02

【忠仁忠義之四】不論誰先走 另一個人都會替他活下去

文|陳昌遠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忠義(左)說,有一天自己不在了,老婆蔣文燕(右)有安娜(左2)、艾倫(右2)2個孩子相伴,不會孤單。
忠義(左)說,有一天自己不在了,老婆蔣文燕(右)有安娜(左2)、艾倫(右2)2個孩子相伴,不會孤單。

週日下午,忠義與太太蔣文燕帶著孩子到親子餐廳吃飯,2歲的龍鳳胎姊弟在兒童區跑跳,艾倫是弟弟,跌倒了。忠義看到立刻雙手撐著身體,跳著跳著要去抱,這時蔣文燕說:「不要抱,讓他自己爬起來。」忠義於是停下,擔心地看著孩子。

忠義在婚宴當伴郎時,結識當伴娘的護理師蔣文燕,2人相戀,但蔣文燕的家人始終反對。愛情長跑十年,是忠義努力被一個家庭接納的時間。

 

龍鳳胎讓兄弟倆無怨

為了能被接納,他常陪蔣文燕回台東,探望岳父、岳母。忠義說:「他們會煮一桌的菜,可以跟媽媽聊天,又可以跟身為老兵的爸爸聊打仗的事情,超開心的。可是要得到爸爸的同意,是比較不容易的。」某一日雨天,忠義去探視生病住院的岳父,平常沒好臉色的岳父,竟跑去買來飯包,要忠義留下吃飯。「那時候我很感動,那個飯包等於是他接納了我。」

而岳母早早就接納了忠義。岳母過世前,「我就在媽媽耳邊說,我會照顧好文燕,要她放心,然後她就握我的手,很用力。」忠義說。

孩子的出生,讓兄弟放下對父母的怨。忠義說:「我以前真的很氣,人家會講為什麼你母親不照顧你?我以前都會給別人同一個答案,說他們很忙,他們很辛苦,其實我心裡對他們沒有辦法諒解。」而忠仁則說:「至少,我們張家有後了。」

對忠仁來說,活著值得慶幸,但算不上成就,因此他時常到校園演講,想讓更多人知道兄弟倆的故事。
對忠仁來說,活著值得慶幸,但算不上成就,因此他時常到校園演講,想讓更多人知道兄弟倆的故事。

然而2人仍擔憂自己的生命不知何時結束?蔣文燕說:「可能是生命不確定感吧。剛認識的時候,聊天會感覺他像過一天算一天的人。」前幾天,忠義參加一場婚宴,看到爸爸牽著孩子的情景,讓他有所感觸:「我有可能看到我的孩子牽著他的老婆這樣子走嗎?」明年,是分割成功的40週年,會有60週年嗎?沒有人可以給予答案。

 

誰先走另一人當分身

傍晚,忠仁下班了,辦公室大樓入口沒有無障礙設施,只見他一手抓扶手,另一手抓輪椅,撐著拐杖,謹慎地跳下樓梯。弟弟成家後,單身的他一個人住,假日不是去探望忠義,就是到校園演講。

或許是聊死亡太沉重了,他突然點起一根菸。「如果哪一天我先走了,忠義會幫我演講,讓後面的人,更了解我們是怎麼成長的。如果忠義先走,我一定會擔起照顧孩子的責任。」

彷彿心電感應。問忠義如果自己先死的話,會怎麼辦?「其實墓地我看好了,就葬在木柵。」又說:「哥哥就是我的分身。一個人不在,那另外一個人,會把另一個人留下的事情給照顧好。」

★鏡週刊關心您: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更新時間|2018.03.16 10: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