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項貽斐

電影《盛情款待》戲裡戲外都面臨台日的跨文化問題,雖然主創比較多台灣人,但台日工作人員的比例大概一半一半,導演陳鈺杰組成班底時也尊重專業,像服裝、美術就有台日兩組,分別負責兩地的演員與場景,因為他們最清楚各自的傳統與生活,但還是會一起討論。

為了在限期內完成影片,需要一位有日本工作經驗、又能理解跨文化且能迅速上手的攝影師,因此陳鈺杰只好親自掌鏡,但影片的燈光師他則邀請《橫山家之味》的燈光師尾下榮治合作。陳鈺杰曾擔任砂田麻美執導的宮崎駿紀錄片《夢與狂想的王國》與《風起》主題曲〈飛機雲〉MV的攝影師,當時在拍MV過程中與尾下榮治合作愉快,所以請他合作《盛情款待》。

由於電影場景橫跨台灣、日本兩地,找景部分劇組也煞費苦心。陳鈺杰印象最深刻的找景難題是發生在台灣,片中有一個景是在機場捷運,當時仍在試營運階段。因電影要找一個電扶梯的重要場景,全台灣找很久,都找不到合適的。「忽然有一天經過機場捷運,從外面拍照後覺得就是這個地方,可是那時只剩兩個禮拜就要拍了。我們先跑一般流程,對方說可能沒辦法協助拍攝。我們本來想放棄,但又再繼續協調。後來我們去解釋只是要用電扶梯的景,不會影響捷運運作,還畫了分鏡提供給他們。沒想到出現轉機,對方同意讓我們拍。」

陳鈺杰說,借用機場捷運拍攝的經驗,更讓他了解互相理解、誠意溝通的重要。「在合作過程我們先準備好,不要讓對方麻煩、去想像或去猜測我們要怎麼拍。最後影片拍出來,很多人都覺得很棒,還問說『那個場景是台北嗎?』真的很幸運。」

王柏傑(右)和藤井美菜在餐廳的戲,劇組以為是拍到十點收工,後來才知道是十點就得離開。(華映提供)
王柏傑(右)和藤井美菜在餐廳的戲,劇組以為是拍到十點收工,後來才知道是十點就得離開。(華映提供)

此外在京都拍戲時,也碰到狀況。像是拍王柏傑和藤井美菜在餐廳的戲,雙方約好10點結束,劇組以為是拍到10點收工,後來才知道是10點就得離開,所以九點多就要拍完、準備撤了,因此影響給演員表演的構思時間。還有某些地區只能用手持攝影機、不能使用腳架,或被要求不得越界工作、避免擾民。但陳鈺杰全盤接受,他說:「片名《盛情款待》就是在談如何感受對方的需要,拍片過程裡,我們也努力『款待』每個合作對象,款待之道無他,就是多為別人著想。」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