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8.04.28 10:42

【銘看天下】繫上安全帶,留得青山在

文|吳芳銘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若美債殖利率破3%繼續高升,資產價格應聲上漲,或負債率較高者,將會面臨較大的挑戰。(東方IC)
若美債殖利率破3%繼續高升,資產價格應聲上漲,或負債率較高者,將會面臨較大的挑戰。(東方IC)

美國國債正遭遇不穩定氣流,面臨猛烈拋售,殖利率上升,曲線圖陡峭而升,10年期美債殖利率突破了3%關鍵心理關卡。一般認為3%殖利率為紅線警戒值,一旦突破股市將反轉向空頭下行。

目前美國和全球經濟成長仍平穩,只是有亂流影響,個別經濟事件若未對整體經濟情勢造成嚴重破壞,風險雖增仍可在謹慎前行下度過。在資產價值攀高的居高思危意識下,任何風吹草動都是敏感的,面對挑戰的態度是正確判斷訊息與噪音。當今投資者需要的是繫上安全帶尋求安全,還不是穿上救生衣的急難救援時刻。

殖利率固然上升,若陡峭而上且形成不可逆轉的趨勢,股市與經濟的障礙阻力,才是訊號。但如果緩步走高,未必就一定是阻力,就只是噪音的演習。

故,美股波動目前看來是正常的,並非全球或美國的經濟衰退。對於殖利率的解讀,在擔心殖利率上升的同時,要冷靜判斷,或許反映的是市場對美國經濟和通貨膨脹相對樂觀的預期,小心翼翼接受挑戰的修正。

在債券市場曲線變陡之前,隨著聯準會(FED)逐次升息的預期心理,美債殖利率曲線趨於平坦化,而長短債息差也越收平坦,甚至死亡交叉,尤其被視為指標的2年期與10年期美債殖利率差已觸及2007年來新低,令人憂心的是殖利率曲線有翻轉的風險。

當地緣政治風險導致油價升至每桶70美元以上和金屬價格高揚等大宗商品價格漲升,助燃通貨膨漲的油火,使得美債的吸引力減弱,而遭遇拋售,收益率上升,需視是否形成常態趨勢。

自2017年以來,美國持續升息和縮減銀行資產負債表後,緊縮效應的預期開始顯現,美債殖利率在2018年後持續攀升,已破3%並保持上下波動,當然是個警訊。

歷史經驗證明,當美債殖利率快速上升後,總會伴隨市場的危機出現。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升高,導致估值定價的分母增大,風險資產也面臨壓力和風險,尤其在資產價值已在歷史高峰階段,不得不慎,畢竟,泡沫的破裂,經濟成長的尾部風險,都發生在聯準會貨幣緊縮之後。

若美債殖利率破3%繼續高升,資產價格應聲上漲,或負債率較高者,將會面臨較大的挑戰,去槓桿化當然是首要工作。對於企業、股價和消費者而言,這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警示訊息。消費者將面臨更高的成本,投資者為避險或追求利潤,可以選擇配置風險更低的債券,將資金從股市抽離,增加股市的風險。美債利率走高對美股市場的影響顯而易見,目前標準普爾500股息殖利率僅約1.9%,而風險相對但較低的美債市場已提供3%殖利率,聰明的資金將轉向。

對比10年期美債殖利率破3%的憂慮,1和2年期短期美債殖利率的變化,對市場潛在的影響可能更大。1、2年的時間並不長,從某種程度上論,短期美債提供了一個比美股市場收益更好、風險更低、殖利率能滿足的投資標的,成為美股的替代選項。

相較美國10年國債來說,以前其殖利率處於低迷時,鼓勵了追求風險的較高報酬投資行為。一旦殖利率回歸正常,股市將巔跛而行。

美債的曲線倒掛總是經濟衰退的先行指標。過去4、50年間,殖利率曲線只有8次比現在更為平緩,其中有6次在之後都進入倒掛現象,並且把美國經濟帶往衰退,包括2008年金融危機和2001年的網路泡沫。這指標自從上世紀60年代後,只有一次失靈的例外。

若曲線倒掛,和標準普爾500指數觸頂時仍會有時間差,中位數是10個月,最短是3個月,最長為19個月。當股市自峰值墜落後的最快3至5個月,開啟經濟衰退的熊市的歷程,但也可能有一年多的時差,救生衣才是派上用場的時刻。如2008年金融危機,美債殖利率曲線在2006年1月底呈現倒掛,相較2007年10月股市進入空頭提早20個月。

歷史可以參考,但不代表未來會再複製,但也可能出現曾經相識的重演。好消息是,史上最大規模量化寬鬆(QE)創造的經濟成長,或許無經驗值顯示當下殖利率的的上揚是個大問題,而只是面對危機的演習。壞消息是,從過去看,長達30年的債券盛世終將可能告終,將要到來的風暴也驚人地無法預測。繫上安全帶做好安全防護措施才是保命之道。

從繫上安全帶到穿救生衣,意味著應提高投資組合中的債券比例,還要從企業債或新興市場債轉移到國債,或是股票的配置要從積極型轉為防禦型或高殖利率的股票。更精明的作為是,開始去槓桿化,持盈保泰,留得青山在,不伯沒柴燒,自古明訓,古人不欺,誠哉斯言。

更新時間|2018.04.28 20: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