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 

採訪徐乃麟之前,內心暗自燒香拜佛了一場。但幸好,主攻生兒育女的這一路,徐乃麟就算每個字發聲都像鐵槌再捶過的重音,話裡都算慈眉善目。

徐乃麟說,就是因為演藝圈的工作,他才能陪伴小孩那麼多。當父母這件事,過程絕對無法佛系,不管如何,肯定都是「有一種冷,叫爸爸覺得你冷」。但反而,心態卻得佛系不可,緣分到了,孩子該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採訪時,徐乃麟沒有一句髒話,卻想起難過時,小兒子是如何牽住他的手,而當父親的自己,更想一直牽住兒子的手⋯

人生上了一課 徐乃麟

1959年9月17日生,畢業於台北體專(現台北市立大學), 24歲以唱片歌手出道,後轉往演戲、主持,2006年以《小氣大財神》獲金鐘獎娛樂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他長期與曾國城搭檔主持《天才衝衝衝》,2014年以此節目奪得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主持人獎。

徐乃麟想起一個畫面。「我們家孩子、太太到溫哥華的隔年,我父親心肌梗塞過世,他們全部回來,我小兒子,從頭到尾牽著我的手,眼淚一直掉,當時他要升7年級,他最小。」記得精確到點,孩子成長的每個時態都記載於他情感的石碑之上。

把自己的日子硬著活,卻把孩子軟著養。所以,徐乃麟有9年時間、密集往返加拿大與台灣。

徐乃麟一家5口感情好,每年寒暑假都會一起出遊。(徐乃麟提供)
徐乃麟一家5口感情好,每年寒暑假都會一起出遊。(徐乃麟提供)

 

搭機通勤9年 硬漢超戀家

本來太太沒要留在加拿大,但在看過寄宿家庭的環境後,太太決定留在當地陪小孩。「我從溫哥華回來時,上飛機眼淚就沒有停。我受不了那個孤獨,晚上睡覺,眼淚不自主掉下來。」忍不住寂寞,於是,徐乃麟成了用飛機通勤的男人。

晨神林依晨在英國進修時,雖然偶爾把飛機當高鐵,回台灣拍廣告或出席活動,但她往來只有一年時間。而徐乃麟回憶,有9年的時間,除了寒暑假之外,他的日子都是這樣過的。

「我半個月在台灣,半個月在溫哥華。沒有電話,沒有任何打擾,我白天因為時差睡晚一點,起床後跟老婆去買買菜,下午接小孩回來,沒有任何壓力,沒有任何打擾。」

「我今年虛歲60了!」軍人家庭出身的徐乃麟,丹田超有力,光聽語氣不辨內容,真以為他在動氣,但哥要說的,反而是一件在心裡發光的往事。「我最開心的,就是這9年的時間。我半個月在台灣,錄影把工作集中。節目當然變少了,不是每個節目都能配合,而我這樣去做,我也怕影響到別人。」

徐乃麟以唱片歌手出道時,高大、英挺,活像芭比娃娃旁的肯尼真人版,主持多年後,他雙頰旁多了用力過度的肌肉。「我一直很感謝,很慶幸,我在這個圈子工作。為什麼,從我主持節目以後,我給家庭的時間太多了!」

24歲出道當唱片歌手,但徐乃麟後來轉到比較穩定的主持工作。(資料照片)
24歲出道當唱片歌手,但徐乃麟後來轉到比較穩定的主持工作。(資料照片)

耶,怎麼跟其他綜藝大哥們說的話都不一樣?他先解釋,「因為我們這圈子,應酬也沒有用,比如你主持節目,節目收視率不好就停啦。不會因為你應酬,這節目收視率很爛還是繼續做。」

「2、30年前,我做第一個節目是《百戰百勝》,2個禮拜錄一次,週末在台中的亞哥花園,週六早上開車去,第2天傍晚回家。後來我又接了《綜藝萬花筒》,一個禮拜只錄一天,一點開始錄,錄到10點就錄完。我早上都可以陪他們或送上學,到了晚上,人家叫我『徐十點』,我10點一定要回家,小孩子還沒有睡,我可以陪他們說說故事、陪他們入睡。我的孩子很幸福,我把很多時間給他們。」

 

佛系育兒指南 陪著他長大

其實陪伴這樣的事,也是會生育後代的,陪伴所生出、黏附的關係,起初親不親密仍未可得知,但它的確能把時間流中,許多斷續時刻的線連結起來,親子關係才成為活物。

看起來硬,其實他活得很真,去年飆罵事件後,徐乃麟很感恩。「到了這樣的年紀,還有這麼大的體悟,很謝謝老天給我上這一課。」
看起來硬,其實他活得很真,去年飆罵事件後,徐乃麟很感恩。「到了這樣的年紀,還有這麼大的體悟,很謝謝老天給我上這一課。」

即使他是軍眷,講話又充滿傳統男人的氣口,徐乃麟要的卻是陪伴。他陪孩子,更是孩子陪他。因為小時候他只有三節才看得到軍人父親。「我的血液從小就告訴我,我絕對不當軍人,我不要讓我的孩子看不到爸爸,就像我跟我爸爸也很陌生。」

「我覺得陪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常講,父母親不陪孩子,感情會淡,很多成功的男人,他事業發達,等到孩子大學畢業了,孩子對父親是很陌生,很沒有熱情,很沒有話說,我覺得那是很悲哀的。」

大兒子在台灣做網路生意,母親節時帶著俄羅斯女友與徐家人聚餐。女兒喜歡畫畫,開畫室。而小兒子在芝加哥大學畢業後拿5年獎學金,申請到耶魯有機化學博士班。這麼會念書,絕不是虎爸逼出來的,因為徐乃麟還勸兒子這樣讀太辛苦,「他卻回我,他樂在其中。」

兒子都這樣說了,老爸只好接受。「一個孩子一個命,不可能3個孩子培養都一樣出色。我從來沒有給他們壓力,都告訴他們,想讀就讀,不想讀就不要讀。」佛系育兒,是順其自然。

愛家的徐乃麟,連辦公室都有個舒服的客廳。提及自己12點前一定上床睡覺,打趣說:「我老婆很嚴格。」
愛家的徐乃麟,連辦公室都有個舒服的客廳。提及自己12點前一定上床睡覺,打趣說:「我老婆很嚴格。」

他給的愛,不是期待孩子要有所成就的那種愛,而是陪伴,若是給得少了,他替小孩心疼。

徐乃麟提到小兒子最多不捨,因為在太太及其他2個孩子搬回台灣後,兒子一個人到美國念大學。也因此,去年兒子要搬去耶魯租屋,徐乃麟一家人就去陪了半個月,「我們一起組裝IKEA家具,陪他安頓好。」後來他在小兒子的實驗室附近,也買了一間20坪不到的房子,大約新台幣600萬元,說是當成投資,但你秒懂他是想要兒子住得舒服自在。

到現在還是會跟小兒子牽手?徐乃麟覺得那是一種情感表示。「牽手,是思念轉換後,更想牽住他,更想彌補他的感覺,3個孩子裡面,相處時間最少,你愈想擁抱他,覺得虧欠他,而且他又是老么。」

 

太求好變壞人 女兒踩煞車

他不要兒女辛苦,想起自己打拚的時候。「十幾歲到台北,帶3千元,幾天就被職業介紹所騙光啦。但時代的背景,當年10個人有8個人一樣窮,那個時候,機會到處都有。」歌林唱片招考歌手,一萬多人錄取60個,最後簽約的只有他一人。

但時代再也不一樣了,讓徐乃麟直說,「現在年輕人真的很辛苦,我都跟孩子說,住家裡就好啦,跟父母親住有什麼不好。為什麼年輕人一定要買得起房子?」還說反正家裡空間夠,若女兒的另一半不介意,也一起來家裡住。大兒子、小兒子的女朋友都不是台灣人,要把家裡當聯合國?「那都無所謂,孩子他們彼此相愛,過得開心就好。」

這心態是輕鬆的,讓他身上更有反差。因為徐乃麟表達不認同,或者在節目上做效果的方式,往往就像灼熱的陽光一樣直接、並不隱藏。

他現在手上只有一個節目,就是去年發生飆罵唐從聖事件的《天才衝衝衝》,他爽朗笑了,「我人生一堂非常好的課。我處女座的個性,很急,要求完美,又很重視節目品質效果,在錄節目時總有一些莫名的壓力,經過這事,好像也不必這樣子⋯往往求好心切時你會扮壞人。」

因為常在節目裡扮黑臉,讓徐乃麟平常講話都過度用力。人家常常問他:「乃哥你不高興?」但徐乃麟說這當中誤會大了。
因為常在節目裡扮黑臉,讓徐乃麟平常講話都過度用力。人家常常問他:「乃哥你不高興?」但徐乃麟說這當中誤會大了。

事情發生,他一知道女兒因為太擔心難過,私下寫訊息給媽媽。徐乃麟立刻開記者會道歉。

「我的孩子不會跟我講什麼,她知道爸爸對人很好,這事背後一定有什麼原因⋯但如果沒有發生這個事情,我可能還執迷不悟。現在我錄影更開心,以前會覺得我輸了生氣是效果,但現在我知道,順其自然也是一種效果。」應該也有一種擔心,叫女兒為爸爸擔的心,為了這樣的擔心,人生還有什麼不能放下?

 

場邊側記

另一位綜藝大哥吳宗憲2場演唱會都秒殺,問徐乃麟想不想也來辦一場?他有自知之明說:「不會。沒有那能力。」當在場眾人紛紛想起了那首〈紅鞋女孩〉⋯他大笑:「還在〈紅鞋女孩〉,就101首而已。」果然並不浮誇,非常處女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