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馮緯瀚    攝影|宋岱融

高雄市鐵路地下化工程,位於高雄段計畫的榮泉汽水工廠,因為與鐵路只有一牆之隔,導致一甲子的工廠及住家受損嚴重,甚至一度傾斜。承包商自知理虧,緊急強灌2,000包水泥後,將地基扶正,但因為住家因為這次傾斜,導致牆壁多處嚴重龜裂,甚至屋梁破損,承包商將榮泉工廠重新修繕,但仍有外圍梁柱部分因為雙方認知上的差距,幾次溝通未果。

談到與施工單位交涉過程,陳滿卿不禁悲從中來,哭喪著臉說:「房子被破壞,還要被人羞辱,這5年來我爭取權益,還被到處講壞話,到底政府在做什麼?」

原來,陳滿卿一開始向發包該工程的鐵工局反映求償,但鐵工局卻將責任推給下游包商,三方多次協調都無法達成共識,交通部最後裁示,邀請第三方土木技師鑑定,確認榮泉工廠因鐵路地下化工程造成建物多處受損,包商這才答應要賠償新台幣120萬元,只是承諾歸承諾,至今不但未付款,還不斷用言語羞辱被害人。

陳滿卿控訴,因施工造成工廠圍牆坍塌、裂縫超大、房屋傾斜,鐵工局卻一拖再拖,完全不承認自己的錯。
陳滿卿控訴,因施工造成工廠圍牆坍塌、裂縫超大、房屋傾斜,鐵工局卻一拖再拖,完全不承認自己的錯。

陳滿卿說,去年最後一次在立法院召開協調會時,包商當著鐵工局和交通部的官員指著她罵說:「妳就是這麼爛,難怪都沒有民意代表理妳。」後來,雙方協議120萬元賠償,但又過了半年,包商完全沒有付錢的意願,陳滿卿不斷交涉,對方又要求賠償金折半,讓她更為火大。

老闆娘陳滿卿拿出未受損前的榮泉汽水工廠樣貌照片,充滿民初時期古早味,如今已經被破壞殆盡。
老闆娘陳滿卿拿出未受損前的榮泉汽水工廠樣貌照片,充滿民初時期古早味,如今已經被破壞殆盡。

陳滿卿難過的說,她是旗津造船廠千金,從小到大不愁吃穿,嫁到汽水工廠,一心要扶持丈夫將公公傳承的彈珠汽水發揚光大,卻遇上鐵路地下化工程,將原本有古早味的榮泉工廠樣貌破壞,不得已改成現在這副模樣,本來計畫要走文創產業,如今成了四不像,讓她愧對祖先,為了爭取權益還被羞辱,是她最不滿的地方。陳滿卿痛批:「榮泉是受災戶,不是乞丐,包商還有鐵工局實在是欺人太甚。」為了榮泉這塊招牌,她有責任,絕對會陳情到底。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