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進耀    攝影|林俊耀

王元照坐在家裡的餐廳吃午餐,廚房一籠白色鴿子,不時傳來咕咕聲低鳴。這鴿子不是拿來比賽的,是特殊品種,溫馴聰明,專門用來變魔術的:「牠們小時候我就開始親餵,這樣牠才會信任你。」

王元照的魔術師職業生涯去年10月才開始,在這之前,他在坐牢,魔術正是在牢裡學的:「我一直想學變鴿子的魔術,但教誨師說,牢裡會有人利用鴿子傳送違禁品,我申請養鴿子好幾次,都被打回票。」用鴿子犯罪簡直是電影情節了,而在牢裡學魔術則像是一齣黑色喜劇。

「我入牢前,就會變魔術了。」46歲的王元照前後共3次各因妨礙自由、恐嚇、槍砲等罪入獄服刑,加起來坐了10年牢。逞凶鬥狠的江湖中人喜歡變魔術,就像黑道大哥穿Hello Kitty的內褲一樣,充滿違和感。他解釋,之前做保全的主管,要到八大行業拉生意,「別人又不認識你,又要打入圈子…有時候應酬場子冷了,變魔術炒熱一下氣氛啊,這個用來拉生意很好用。」原來大哥也怕冷場。

王元照也會「變臉」,這項技術是在監獄裡學的。(王元照提供)
王元照也會「變臉」,這項技術是在監獄裡學的。(王元照提供)

2013年那次入獄,教化科調查受刑人專長並規劃在獄中組社團,他自稱會變魔術,教誨師丟了一副撲克牌測試他,他把在酒店拉生意的那套演了一遍,「教化科長看了覺得好像有點意思,就組了一個魔術社,看影片、找老師來教。」他指著桌上好幾本筆記本,全是他在獄中的魔術筆記。

每逢有其他單位的人來獄中參訪或參加大型晚會,王元照的魔術表演都是必備的節目,可是不怕拿槍的他,上台拿麥克風反而怕了:「我從來沒上過大舞台,手一直抖,連說出來的話也在抖。」恰巧獄友中有一位曾在夜市賣藥,他就跟獄友學口條,他不只學口條:「裡面之前還有『變臉社』,留下很多資料,我就自己研究,連變臉也會了。」

王元照從小就對魔術感興趣,人生走上歪路要從當兵說起。他服役時,被挑選進入海龍特種部。特種部隊一直是保全業獵才的重要據點,王元照還沒退伍,保全公司就來找人了:「那時候常有保全公司的電視廣告,他們穿制服、戴墨鏡,感覺很帥。」說穿了就是英雄感。

上班才3個月就遇到酒客持槍鬧事:「我判斷是假槍,手往前一拗,搶下來才發現,是真槍。」一身憨膽打響了不怕死的名號。很快就晉升主管,英雄感更強大了,他更熱衷投入。酒店請他收酒帳,跑一趟就可進帳百萬。但來得容易的錢,從來就不會留住。

出身台中大甲的他,父母離婚,他從小跟著當貨運工的父親長大。父親一眼白內障全盲,又患重聽。酒店討生活是自己英雄感作祟,一方面還是「我一直想賺大錢給他過好日子。」他買勞力士、買新衣服給父親,父親都捨不得穿,將所有新衣摺疊整齊放在衣櫃:「後來他有戴勞力士,因為我騙他是在夜市買的。」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