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昭濱    攝影|攝影組

本刊接獲爆料,保一總隊警員盧膺中利用請長期病假的名義,竟加盟知名連鎖早午餐店當老闆,不但不用回警隊上班,9個月坐領近60萬元乾薪,還能作生意賺錢,過著爽警生活,但事情曝光後,這名爽警竟火速遞交辭職報告,而保一總隊也在一天內核定退休,以致這名爽警少領200萬退休金。

本刊調查,盧若等到明年3月再申辦退休,服務年資屆滿25年,依法可一次領400萬元退休金,但本刊在7月27日連絡保一總隊欲採訪此事後,盧卻在7月29日主動提出辭職,以致他只能領200萬元退休金,而保一不但未加以慰留,還在一天內火速核定盧的退休申請。

盧膺中因患有甲狀腺機能亢進,容易盜汗,因此脖子上隨時都掛著毛巾擦汗。
盧膺中因患有甲狀腺機能亢進,容易盜汗,因此脖子上隨時都掛著毛巾擦汗。
盧膺中與弗列斯總公司簽約3年,但盧卻在7月21日擅自將店名改為「飽山Brunch」。
盧膺中與弗列斯總公司簽約3年,但盧卻在7月21日擅自將店名改為「飽山Brunch」。

疑似「被退休」的盧膺中於8月1日下午1點半卻在臉書上發文:「幹OOO掰,我被騙沒幫我找公道就算了,還造成我精神耗弱病情加重,你們是警察嗎?我說的有在聽嗎?別人找記者就怕的跟老鼠一樣,你們代表正義嗎?」

下午3時半,他再度發文:「你們認為我違反甚麼請跟我說,我跟妳們辯論,你們不是大法官可以自己擴大解釋法律。」似乎抱怨保一與他急速切割,不但沒有相挺,還將他逼退,造成他退休金減半。

疑似「被退休」的盧膺中於8月1日在臉書po文,似乎抱怨保一與他急速切割,不但沒有相挺,還將他逼退,造成他退休金減半。(翻攝自臉書)
疑似「被退休」的盧膺中於8月1日在臉書po文,似乎抱怨保一與他急速切割,不但沒有相挺,還將他逼退,造成他退休金減半。(翻攝自臉書)
疑似「被退休」的盧膺中於8月1日在臉書po文,似乎抱怨保一與他急速切割,不但沒有相挺,還將他逼退,造成他退休金減半。(翻攝自臉書)
疑似「被退休」的盧膺中於8月1日在臉書po文,似乎抱怨保一與他急速切割,不但沒有相挺,還將他逼退,造成他退休金減半。(翻攝自臉書)

警政署統計,去年因違反規定在外兼職的官警共有12人,但多數警員是將證件借給家人,或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家人掛名,而不小心違反規定兼差,仍依規定移付公懲會決議。一名高階警官私下表示,機關應主動協助所屬警員福利與退休權益保障事宜,絕非遇事急於切割而枉顧警員權益。盧案僅是違反公務人員在外兼職規定,依規定處分或移付懲戒即可,「保一應該給予該名警員協助與諮商,於法於情於理都不該逼他退休,這樣的處理方式是最壞示範,根本沒把警員當自己人照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