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8.15 22:03

【來自巴塞隆納的怪趣創意(下)】一天黏在一起12小時 兄弟倆有如夫妻

文|劉瑞芬    攝影|林煒凱    影音|李文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Brosmind兄弟檔說,偶爾意見不合時,兩人甚至可能打一架,「反正我們從小打到大,」不過總是可以迅速言歸於好。
Brosmind兄弟檔說,偶爾意見不合時,兩人甚至可能打一架,「反正我們從小打到大,」不過總是可以迅速言歸於好。

對Brosmind工作室兄弟檔設計師來說,What's Inside?(裡面有什麼?)系列是最愛之一,因為這是他們勇敢改變了生涯軌跡的紀錄,而且找回了童年時期的新鮮感和即興感。

「這算是我們最愛的系列,因為很重要,就像是一個轉捩點,我們改變了生涯的軌道。因為我們本來有穩定的收入,我們也很感激,但我們不快樂,因此我們勇敢做出新的嘗試,改變了人生,」弟弟阿雷漢德羅說。

從此,兩人作品從黑白變彩色,「 我們想用兩個當時我們最愛的主題,一是創造角色,二是看這些角色的內在是如何運作的。我們創造角色時,喜歡盡可能賦予它們生命力,因此你可看到它們行走、看起來樂觀正面;在它們走動之際,我們喜歡讓它們做一些動作,我們希望它們是有個性的,不死板板。」

他們發現,客戶也是可以被教育的,兄弟倆開始在網站上放這些新風格的插畫,結果客戶的偏好也被引導過來。

兩兄弟對於What's Inside?系列懷抱有特殊的感情,因為是他們轉型成功的代表作。
兩兄弟對於What's Inside?系列懷抱有特殊的感情,因為是他們轉型成功的代表作。
What's Inside?系列每個角色肚子或腦袋裡大有乾坤。
What's Inside?系列每個角色肚子或腦袋裡大有乾坤。

What's Inside?系列將兩人的想像力發揮到極致,展場裡好幾排立牌,一個個怪誕的高大人形肚子裡有書、有食物、有建築,有的從中被剖成兩半,有的拿削皮刀刮皮。

璜表示,「即使角色削去自己的皮,或者被剖開,感覺並不黑暗,我們不是要呈現死亡這類的,即使對切兩半,感覺上仍是有趣的。」

不管走到哪裡,璜和阿雷漢德雷自我介紹時,總是強調「 我們是插畫家與藝術家」,除了滿足客戶商業的需求,兩人心理上也有很真切的渴望,必須達到自己對藝術性的要求。

「廣告插畫是我們的謀生方式,是我們的工作,但我們也有作為藝術家的另一面,一起進行創作。這也是我們總愛實驗不同媒材的原因,我們很幸運,即使是廣告,Brosmind的風格還是可以突顯,」璜說完,阿雷漢德羅接著搭腔,「我們試圖尋求商業與個人興趣之間的平衡。」

弟弟阿雷漢德羅搞笑地蹲下來,讓哥哥彈奏他的琴。
弟弟阿雷漢德羅搞笑地蹲下來,讓哥哥彈奏他的琴。

問起開場時讓人印象深刻的自製樂高電子琴,哥哥答,「我們學習必要的一切,就像我們學習插畫的技巧,一路學習適當的技巧;同樣地,做這些導覽時也一樣,我學習如何寫程式,負責軟體,弟弟則學習裝置裡面的電子設備。」

兄弟倆的默契好得驚人,而擁有同樣的背景、成長環境和記憶,兩人連繪畫風格也是你畫中有,我畫中有你,別說外人無法分辨,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誰畫了什麼。插畫最重要的鉛筆描圖的部分,兩人平均各分擔一半,我們好奇,時日一久,是不是會難以分辨誰畫了什麼?他們不假思索,答案令人莞爾。

「不到一個禮拜我們就忘了,因為有太多角色了,有時候我會說,嘿,我想出一個很棒的笑點,他就說才怪,那是我的主意。這是和兄弟一起工作的大優點,我們一起經營事業,家族事業,沒什麼太大的自我。 」阿雷漢德羅笑說。

不過,兩人平均每天待在工作室12小時,再親的兄弟也不免膩了,一離開工作室,各自返回自己的家後,「我們會盡量避免再碰面,」弟弟不忘打量哥哥的表情,哥哥在一旁點頭如搗蒜。

來台參展是「 度蜜月 」

哥哥璜接話,「 我們花太多時間在一起,非常密集,有點像是一對夫妻, 」弟弟立刻接招, 「所以現在(來台灣這段時間)就像是度蜜月,哈哈哈。」

但是離開工作室後,溝通仍舊持續著, 「 我們很常使用WhatsApp或通電話,一想到什麼點子就立刻聯絡對方。」

兩人異口同聲,認為兄弟搭檔的優點遠大於缺點,可以有話直說,不必像對外人,因為顧忌傷感情而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即使意見不合,甚至大打出手,五分鐘後,又是好兄弟。「誠摯的批評有助我們邁向更高的層次,但有些時候我們也會為了一些很白癡的事爭吵,很孩子氣。 」

Brosmind兄弟其實都不是學藝術出身,哥哥璜(右)是領有執照的藥劑師,弟弟阿雷漢德羅學的是平面設計。
Brosmind兄弟其實都不是學藝術出身,哥哥璜(右)是領有執照的藥劑師,弟弟阿雷漢德羅學的是平面設計。

兩兄弟的公開形象是搞笑、逗趣的,尤其弟弟阿雷漢德羅活力充沛,像是隨時要彈跳起來,但他們說私底下兩人其實很安靜。有時走在巴塞隆納街頭,遇到陌生人不由分說便伸出手擁抱,就知道是看過他們演說的粉絲。

弟弟表示,「我們始終在探索和觀眾的關係與互動, 希望觀眾也能成為我們作品的一部份,因此我們的作品都具有這樣的溝通能力,去創造與觀眾之間的對話。」哥哥則說,希望透過展覽,「傳達我們對於生命的驚嘆與樂觀 」 。

Brosmind兄弟倆喜歡互動式的展覽,藉以和觀眾進行對話。現場的疊疊樂三明治就可以親自動手玩。
Brosmind兄弟倆喜歡互動式的展覽,藉以和觀眾進行對話。現場的疊疊樂三明治就可以親自動手玩。
展場的機器人和宇宙探險隊員,都是為巡迴展台灣首站打造的。
展場的機器人和宇宙探險隊員,都是為巡迴展台灣首站打造的。
兩兄弟說,看到自己的創意展現出來,像是美夢成真。
兩兄弟說,看到自己的創意展現出來,像是美夢成真。
兩兄弟對展場內的熱狗車興味盎然。
兩兄弟對展場內的熱狗車興味盎然。

更新時間|2018.08.16 11: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