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9.03 07:00

【愛恨龍發堂一】她在龍發堂住了11年 被強制遷出後不久即失蹤身亡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楊子磊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竹音(左)的姊姊陳竹君(右)在龍發堂住了11年,今年卻因堂眾遷出的交接空窗,讓姊姊返回基隆後不久即外出失蹤,最後過世。
陳竹音(左)的姊姊陳竹君(右)在龍發堂住了11年,今年卻因堂眾遷出的交接空窗,讓姊姊返回基隆後不久即外出失蹤,最後過世。

龍發堂,這個曾經幾乎與「精神病院」畫上等號的宗教機構,在台灣存在了47年,在未有精神病患長照配套的年代,為許多家中有精神病患而身陷無解困局的人,提供解方。

在這之前,家屬除了眼見心愛之人逐漸退場、被未知人格取代的痛,還要承受患者無故失蹤、暴力攻擊,或以糞尿塗牆,使家人「連正常生活都過不了」的苦。

去年底,龍發堂爆發傳染病疫情,政府強制將全數病患遷出至醫療機構,但照護費用、能照顧多久的問題依然無解。愛家人很簡單,但如果家人是精神病患呢?不幸的故事殊途同歸,在進入龍發堂後獲得某種解決。現在被迫離開了,家屬又重新被恐懼纏縛,不知道未來要何去何從?

同樣身為龍發堂堂眾家屬,有個問題,我們問了每一個人,就是無法問陳竹音。那個問題是:「如果有天真的得把人接回家,你們有什麼打算?」

不能問,因為今年3月2日,陳竹音的姊姊陳竹君,被發現陳屍在基隆二信頂樓機房。

陳竹音(右)的奶奶(左)是陳竹君發病後的主要照顧者,也是將她接回基隆的人,但無論是送進龍發堂前,或離開龍發堂後,陳竹君都曾擅自離家,年長的奶奶追出去也追不回。
陳竹音(右)的奶奶(左)是陳竹君發病後的主要照顧者,也是將她接回基隆的人,但無論是送進龍發堂前,或離開龍發堂後,陳竹君都曾擅自離家,年長的奶奶追出去也追不回。
去年底我們採訪陳竹音(左)時,曾隨她到龍發堂接姊姊陳竹君(右)外出散步。當時疫情已爆發,堂內師父說,以後可能無法再收容病患了,不料一語成讖。
去年底我們採訪陳竹音(左)時,曾隨她到龍發堂接姊姊陳竹君(右)外出散步。當時疫情已爆發,堂內師父說,以後可能無法再收容病患了,不料一語成讖。

死亡證明書上寫,她是因「思覺失調症發作,代謝性休克」而過世。陳竹音說:「我認為她是在施政措施下喪生的一條命。如果今天沒有這個措施,她可能還在龍發堂活著,因為她才38歲。」

到底是什麼措施,竟能帶走一條人命?答案或許是堂眾大規模遷出。

 

轉院遭拒收 失蹤後身亡

去年底,收容精神病患住宿的龍發堂生活大樓,爆發阿米巴痢疾和肺結核群聚感染。醫院通知了高雄市衛生局,衛生局介入調查,今年2月26日,所有堂眾都被轉往各地醫院安置,唯有陳竹君在被奶奶接回家後,政府允諾承接的醫院卻滿床,無法收治,陳竹君5天後失蹤,失蹤21天後被發現身亡。

龍發堂生活大樓因爆發疫情,全面淨空、消毒。龍發堂再三控訴,將堂眾遷出的手段接近哄騙,亦不人道。
龍發堂生活大樓因爆發疫情,全面淨空、消毒。龍發堂再三控訴,將堂眾遷出的手段接近哄騙,亦不人道。

這簡直重演了陳竹君15歲發病不久後的狀況。那時已經離婚的媽媽將她丟包給奶奶,同樣的,「第2天、第3天就跑掉了。」奶奶回憶當時:「我找到長庚醫院,竹君一看我,就跟醫生說阿嬤拿刀要殺我,然後躲起來。你看我心裡有多難過。」最後家人把她送到松山的精神病院。父親去看陳竹君,她對父親嗆聲:「你會老,我會長大,以後會把你殺死,把你剁成肉醬!」

父親從此不去看她。連奶奶都說:「我希望她永遠住精神病院。但住了3個月後,那邊就不給人家住了。」那是個沒有長期安置配套的年代。出院後,又發病,如此往復,宛如無間地獄。有段時間,陳竹君單獨就醫,竟被人誘拐而懷孕,孩子出生1年4個月後,家人決定把陳竹君送進龍發堂。

龍發堂由釋開豐創堂,起初僅是一間草寮,經過多次翻修,成為今日的堂皇大殿,以及一棟共7層樓,讓精神病患居住的生活大樓。
龍發堂由釋開豐創堂,起初僅是一間草寮,經過多次翻修,成為今日的堂皇大殿,以及一棟共7層樓,讓精神病患居住的生活大樓。

1971年,俗名李焜泰的釋開豐創立龍發堂,雖自認是「佛教機構」,創堂時卻受友人之託照顧精神病患的兒子。堂史稱以佛法教化令病人好轉,聲名遠播,近半世紀以來,逐漸與「精神病院」畫上等號,一度收容近千名精神病患,陳竹君就是其中一個,她在龍發堂待了11年,家人月繳8,000元,醫療費另計。某程度上,也是不拖不欠。

更新時間|2018.09.03 14: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