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游琁如    攝影|葉琳喬

從非斯搭乘COSMOS的巴士前往撒哈拉沙漠,沿途走走停停。隨著愈接近沙漠,路上的景象也跟著變化起來。穿過冬天可滑雪的法式風情小鎮Ifrane以後沿路迎面而來的,就是愈來愈逼近荒漠的景象。

進入撒哈拉沙漠周旁的城市Efroud,幾乎就是沙漠了。車子開入尚有人煙的城市,各種有泳池、冷氣的飯店集團臨立。黃土顏色的飯店宛如沙漠中的城堡,在風沙中佇立。

終於見到蔡適任了。這個從台灣千里迢迢嫁到撒哈拉沙漠的台灣女生,她穿著傳統服裝,跟著當地由牧民族貝督因人先生Lahbib從沙漠小鎮梅祖卡開了一小時的車到Efroud接我們。此時時間已是傍晚,她催我們上車,「再晚,就趕不上沙漠裡的夕陽時間了。」

車子朝夕陽的方向狂奔,撒哈拉沙漠就在前方。突然間,車子開進荒漠,在沙丘中繞行。沒有指標和到路方向的沙漠,全靠貝都因人的生活經驗認路。飆上沙丘最頂,再下,左輪沒入沙丘,倒車再開。車子引擎發出巨大聲響,夕陽已經逐漸落下,車子再繞上最後一座沙丘,「啊!駱駝夫在那邊!」蔡適任手一指,果然三隻駱駝在暮色裡等待。

撒哈拉最資深的駱駝夫穆罕默德。
撒哈拉最資深的駱駝夫穆罕默德。

穆罕默德是撒哈拉沙漠最資深的駱駝夫,我問蔡適任,最資深是多少年?「他從放牧開始牽起,根本算不清楚多久了。」日將落的時間,我從沙漠邊緣真正踏上撒哈拉,我緊緊抓入駱駝背上的鐵杆,牠搖擺起身,頓時間,沙漠就在腳下了。

看著駱駝夫走在沙漠上的步伐,宛如步行在一般陸地,然而若是自己走,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看著駱駝夫走在沙漠上的步伐,宛如步行在一般陸地,然而若是自己走,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夕陽將落入沙漠之際,大地的黃染上了濃稠的血色。穆罕默德領著駱駝,在沙地上行走,他步履穩健,引領駱駝走過連綿沙丘。

沙漠乾旱已經數十年了,遊牧民族無羊可放,迫於無奈投入觀光產業。談及沙漠,這些代代居住於大漠的遊牧民族,他們最懂。沙丘對於初來乍到的旅人,每一座都是相同的,但穆罕默德只是朝前看,就能知道方位。

夕陽將入沙漠之際,我們仍在駱駝背上。
夕陽將入沙漠之際,我們仍在駱駝背上。

入夜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擁抱大地。駱駝在漆黑裡轉向,越過一座沙丘,突然眼前出現微微光亮,沙漠裡的營地到了。

夜晚的駱駝夫,不需要指標,仍知道方向。這時候拍照幾乎已經拍不出來了。這是太陽下山時我們在沙漠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
夜晚的駱駝夫,不需要指標,仍知道方向。這時候拍照幾乎已經拍不出來了。這是太陽下山時我們在沙漠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
天堂島嶼民宿 旅遊服務

蔡適任與先生Lahbib帶領之3天2夜撒哈拉沙漠完整行程,包含住宿沙漠帳篷、騎乘駱駝、吉普車深度沙漠之旅等,歐元300元起/人,可客製化調整行程內容及時間,價格依人數調整。詳情請洽http://www.iledeparadise.com/

大腳旅行社總代理COSMOS經濟巴士旅行

10天9夜環遊摩洛哥。機票自理,行程包含英文或中文全程導遊、專屬巴士及住宿,以半自助方式遊覽當地,NT$39,800起/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