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0.04 02:54

【以小搏大五】代理不搶賣座片 他要把台灣看不到的電影帶進來

車庫娛樂創辦人張心望專訪

文|楊筠    攝影|王均峰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張心望喜歡的電影類型多元,經營事業勇於創新,成功建立了車庫娛樂品牌形象。
張心望喜歡的電影類型多元,經營事業勇於創新,成功建立了車庫娛樂品牌形象。

車庫娛樂從當初6、7人的小公司,短短4年時間,員工變成40多人,去年與樂聲影城的合併營收達5億元。位在鄭州路的辦公室,當初只有一小層,如今擴充又多租二層。「我這裡位置多好,後面就是捷運北門站、對面就是機場捷運,去哪都方便。對我們這種每個月都要出差的人來說,機捷太重要了。」張心望有很多跨國業務,《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在韓國就是由車庫發行,另一部印度片《隱藏的大明星》在日、韓的發行權也是車庫。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去年開出了1.6億元票房,打破8年前同樣是阿米爾汗主演的《三個傻瓜》在台票房約1600萬元的紀錄。張心望還帶此片去韓國發行權。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去年開出了1.6億元票房,打破8年前同樣是阿米爾汗主演的《三個傻瓜》在台票房約1600萬元的紀錄。張心望還帶此片去韓國發行權。

去韓國發行《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張心望說雖然明知道會滿頭包,但真的學到很多。「滿頭包是因為韓國市場我們不熟,也不太知道怎麼操作,要去跟當地戲院談、去做宣傳…我們也是花了很多時間去了解。」

「韓國電影市場大到很誇張,人口才台灣2倍,票房卻是台灣的7、8倍,就整體電影市場來講這是一個很離奇的事。」他想把一些概念帶回台灣,譬如行銷方式。

「他們會辦blind screening,就是盲看。你來報名,我不會跟你講這是什麼電影,看完以後你要告訴我看法。一部電影上映前常常已經有3、4萬人看過,這才是真正的大數據。」有了精準的數據分析,就會知道電影的宣傳應該怎麼打,預算怎麼下。

外界好奇張心望的挑片眼光,他說其實沒什麼公式,就是比較貼近人群而已。
外界好奇張心望的挑片眼光,他說其實沒什麼公式,就是比較貼近人群而已。

張心望說,電影不怕被看。他們做代理的,就是希望能把一些台灣看不到的東西帶進來讓大家看到。「如果所有人都去搶那個最賣座的電影,那旁邊這些各式各樣還不錯的片子,台灣就看不到了,或者就隨便DVD發一發。」他想改變一個模式,於是推出了電影護照的概念。「就是299元包月,可以進電影院看所有我們家代理的電影,讓好的電影多一點人看到。改變既有的機制,有些片子才能帶進來。」他也會不定時把片子放到線上讓大家免費看,或是跟公益單位合作特映場,幫忙募款。

張心望最討厭外界稱他菁英分子。「我三教九流都接觸,唯一有種人我不太聯絡,就是菁英分子。因為我自己很難做到跟菁英分子用菁英分子的方式相處,會讓我很不自在。」他做人做事都求個自在,「我們比較free will。」喜歡自己創業的原因也是如此。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