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0.21 22:58

【釋昭慧專訪三】出家想兼顧家人 她被師父暴力控制和痛打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昱弼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釋昭慧說起話來速度很快,多年前的事情都還記憶猶新。
釋昭慧說起話來速度很快,多年前的事情都還記憶猶新。

其實釋昭慧自入佛門,就是硬頸性格。剃度出家之初,她原以為能兼顧家人,用教國文的月薪奉養母家,沒想到師父拿《梁皇懺》給她看,說:「出家人把道場的東西給家人,後來家人墮落為畜生。」釋昭慧一聽嚇死了,總不能害父母親吧?「師父不希望我跟家裡有太多互動,用一套佛言佛語把我套住,希望我以道場為重,但如果我的家人有苦有病,我依然被道場牽制,我就會非常叛逆,跟師父起很大的衝突。」

後來父親心肌梗塞住院,釋昭慧急著要去醫院,師父卻不斷嘮叨:「課誦還沒做,道場事還沒處理,我也還沒吃晚飯,妳怎麼可以走?」釋昭慧跟他槓起來:「我師父有暴力傾向,他揍我,我說:『你打啊!打死我好了!你打夠了吧?』然後轉身就走。」甚至在父親臨終之際,師父還催促她去任教國文的學校領薪水供養道場,「到學校以後,醫院打電話來說爸爸過世了,我就很不舒服,薪水有那麼重要嗎?」釋昭慧非常傷心,用道業的理由,被迫與俗家切得一乾二淨,「我後來覺得那是他們內心的自私,跟道業無關,就是要徒弟陪在周遭,掌控欲很強。」她反省當時:「師父會讓我覺得,外面是一個很可怕的世界,那些出家人都不是好惹的,像妳這樣的笨蛋,不論去到哪裡都會很慘,他是有意斬絕我跟外面的因緣。」

釋昭慧(後中)的父母(前坐者)很疼愛她,叮囑她一定要念大學。(釋昭慧提供)
釋昭慧(後中)的父母(前坐者)很疼愛她,叮囑她一定要念大學。(釋昭慧提供)

父親過世對她打擊很大,師徒衝突日益加劇。有一次,2人為了信封上的稱謂起了口角,釋昭慧堅持自己是正確的,師父一查資料,發現自己錯了,反而惱火更盛,猙獰地啪啪啪打了釋昭慧好幾個耳光,「後來他火大到把我整個人一路拉扯到門口,推出去,把大門關上,我就大哭。只要我不臣服於他,不被他操控,他就這樣虐待我。」

講到這段過往,或許是當時的記憶仍然鮮明,釋昭慧忍不住熱淚盈眶:「原來佛門這麼可怕,我當時根本不敢讓別人知道,怕人們對佛法喪失信心。所以後來佛教界若出現醜聞、有人出來揭發,我都會支持,因為我太知道人在體制裡對宗教的愛護,會讓人願意吞下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父親過世後,母親貧病交迫,大妹又有思覺失調症,釋昭慧想照顧家人,師父卻逼她道場、家人2選一。師父出家前曾任蔣經國時代的軍中保防官,專研思想控制調查,永遠懷疑別人。我聽釋昭慧這麼說才知道,原來出家人也帶著世俗的傷痕。或許是父親過世的刺激太大,她不能再撂下母親和大妹不管,心一橫,帶著母妹離開師父。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8.10.21 07: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