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0.21 22:58

【釋昭慧專訪四】妹在菩薩廟吃廟籤變憔悴 她連擲3聖筊才把人帶走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昱弼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釋昭慧常上臉書針對時事發表意見。
釋昭慧常上臉書針對時事發表意見。

離開師父並非就此一帆風順,更像是展開大探險。釋昭慧先去找同父異母、也出家修行的姊姊,姊姊才坦白自己也一直想離開原本師父的魔掌,師父拜將軍廟,會使巫術。長衫一掀開來,膝蓋烏黑腫脹,乃被師父放蠱操控,姊姊因此勤念大悲咒,願早日擺脫控制。她也去找在台南佳里五公菩薩廟吃藥籤的大妹,思覺失調症引發的僵直症候群不見好,反而整個人憔悴枯槁,眼眶是黑的。「我堅持一定要帶妹妹走,住持不肯,僵持到最後,只好擲筊。我一輩子不擲筊的耶!五公菩薩我也不認識,就說拜託求求祢,一定要讓我妹妹走。連擲出3個聖茭,那個住持怕鬼神,他臉很臭,只好讓我們走。我跟姊姊一人一邊拉著妹妹,當計程車門關上,一出寺廟,就覺得如同重生!」

「後來我研究戒律,是為了回應我早年的生命經驗,因為我不相信不能照顧俗家的說法。」那時大妹的精神病況嚴重,還沒有健保,為了支付醫藥費與生活費用,釋昭慧靠著在喪葬場合、法會上念經懺賺錢,直到母女3人在高雄左營興隆淨寺安居,母親也在那裡出家。

27歲時,釋昭慧受到印順導師賞識,提拔她到福嚴佛學院教國文,開啟她一路練功晉升的道路,她做研究、升等教授,32歲創辦佛教弘誓學院。

釋昭慧是印順導師(左)的學生,曾受知遇之恩。(釋昭慧提供)
釋昭慧是印順導師(左)的學生,曾受知遇之恩。(釋昭慧提供)

與她一同創辦弘誓學院、也是她學生的法師釋性廣說:「她對自己的事情能忍則忍,一笑置之,但她對別人的痛苦總可以感同身受,願意為人排憂解難。」一次,一個出家眾學生對居士出言不遜:「這是我們出家人的事,你不要管!」釋昭慧立刻在眾人面前說:「你這樣對居士是傷害,應該跟他道歉。」

面對不平等、不正義之事,釋昭慧往往發很大的火,因為火才有能量,她的說法是:「你不能眼見皮球一直往下滾,要力挽狂瀾,矯枉必須過正,加點力度才能往上推一點點。有人會說,你何必那麼偏激、劇烈?但非常時期本來就是要稍稍用力。」

弘誓學院小而精緻有禪意,師父們常坐在樹下討論事情。
弘誓學院小而精緻有禪意,師父們常坐在樹下討論事情。

 

心存感念 佛門如江湖

現在她不收徒弟,只收學生,不去過問他們的財務私事,也是受早年被師父壓抑的影響,「師徒如父子,建構的是類似家庭的關係,認為十方遊僧是外人。人畢竟是眾生,他們會覺得你是我師父,你要對我好,我滿不喜歡這種態度,也是為了避免依賴和掌控的關係。」她2009年開始擔任玄奘大學宗教系主任,一個禮拜上4天課,往返桃園、新竹總是自己開二手車,沒有司機服侍,也把月薪全數捐回學校。這些年,她說自己在大學教書,習慣獨來獨往,埋首研究,最近正在準備與哲學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對談的書籍。

往下繼續閱讀

聽了她的故事,我感嘆佛門如同江湖,既有師父之絆,又有各門派未知險惡。釋昭慧笑說,任何一個社群都像江湖,無可避免,提倡平等有如與權力遊戲時時作戰,「江湖之大,畢竟還讓我這樣的人可以優遊自得,讓我可以如北冥之鵬,搏扶搖而上,我要感謝佛門。」

更新時間|2018.10.21 07: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