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進耀    攝影|陳毅偉

問:如果有時光機,你想到哪個時間?

莊迦漢:我想回到小學5年級之前,爸爸還在的時候。回到那個時候,什麼也不做,一直黏著他。

莊迦漢是台美混血兒,因為長相俊美,身材挺拔,上過幾次綜藝節目和新聞報導。不過,他就是不願好好做人:「小時候我只要看到有人在看我,我馬上就會對他做鬼臉,看到別人笑,我就很開心。」他現在一樣瘋顛,假裝是韓國人對媽媽講韓語,或是把五官皺在一起,媽媽受不了常對著他罵:「醜死了!」「怎麼把自己搞得一臉白痴樣!」「拜託,你不要這樣了!」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志蓮竟然這樣玷污自己人生中最成功的結晶!

Bradley Barth 莊迦漢(@bradleybarth)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混血帥哥還有一個弟弟,常嫌莊迦漢煩死人了。「我打電話找我弟,他沒接,我會一直打一直打,然後只是問他在幹嘛就掛掉…我也喜歡親他,我弟都會打我,所以只能趁他喝醉酒偷親。」他對媽媽亦是如此,明明已24歲了,還是喜歡摟著媽媽親:「我媽每次都會掙扎,她嘴裡說肉麻,但我知道她很高興啦。」

他把跟家人互動的生活日常拍成短片,在網路上受到不錯的迴響:「我媽每次都說我把她拍的很醜,叫我不要拍,每次拍每次罵,後來我有次看到她偷偷在看我的影片,還一直看著片中的自已咯咯笑,我說妳不要這麼白痴,自己看自己笑好嗎?」莊媽媽有時候在路上被人認出,還會回家跟兒子炫耀:「我今天遇到我的粉絲耶…你啊,都是靠我紅的啦。」

出生高雄的莊迦漢,父親是美國人,曾在高雄經營酒吧,莊媽媽是店裡的客人,2人相戀結婚。從小五官就長得跟別人不同:「我到新學校,滿滿都是人擠在窗戶外看我,我喜歡被看啊,很好玩。」能將一切新事物看成「好玩」,必是來自一個充滿愛的童年。

父親開酒吧,到哪都帶著他,興致來了還會像舊照片那樣,將他揹在身上。父親在店裡看球賽他也黏在一旁,看不懂沒關係,但父親高興尖叫,他就跟著叫,父親開心,他也開心。

每回到酒吧裡,父親會在吧台上留一杯雪碧給他,「我看到吧台上有透明的飲料就拿來喝,好幾次還喝到伏特加。」酒吧裡三教九流,有酒客還會帶假蛇來喝酒,醉了拿蛇要逗莊迦漢,他見到鮮少動怒的父親將酒客罵走。父親另一次罵人則是,某次莊迦漢搭安親班的老師機車回家,一不小時睡著了,從機車後座滾了下來:「真的不是老師的錯,是我愛睏,可是我爸捉狂了,跑去罵老師。」

他一直以為父親會陪著他長大,剛念小學,父親因為抽菸過量,心肺功能受損,一步一步惡化:「一開始還能講話,後來用比的,最後是躺在床上,連寫字的力氣也沒有。」他依舊相信父親有天會康復,「我每天下課就親他一下,說I love you就跑出門玩了。」直到有一天,父親真的一睡不醒了:「看護阿姨說,爸爸最後一個晚上,要阿姨把他的頭往側邊轉,他要好好看著睡在旁邊的我和弟弟。」那年,他小學5年級,他來不及多跟父親說話,但他記得父親交代他要好好照顧弟弟,聽媽媽的話。

這些話,他聽進去了:「弟弟小時候我常抱著他,常常親他。長大一點,誰欺負他,我就會找誰算帳。」原來瘋顛的行為包裏著真情,他每天三三八八抱媽媽親弟弟是怕有天像父親那樣,什麼都來不及說。

媽媽一人獨自挑起養家重擔,做起健康食品買賣的小生意,「我一餐可以吃3個便當,真的要認真吃,一般自助餐一天可以吃掉1,000元,我這麼會吃,可是我媽從來沒有讓我餓到。」他看媽媽每天早出晚歸,搬運重物,也想讓她過好日子:「我做過直銷、曾經想走演藝圈…我媽很擔心我好高鶩遠,又覺得我這個人太單純會被人騙…而我最擔心、最不想見的,就是媽媽這樣煩惱我。」

瘋顛之外,皆是真情。莊迦漢總是在影片裡,回家的時候對媽媽喊:「你最有出息的兒子回來了啊。」太真實的願望,只能用玩笑話說出來。媽媽每每都回他:「煩啦,那邊的貨去搬一下。」影片裡他有時是對媽媽公主抱,有時拉著媽媽跳舞,不管做什麼莊迦漢在影片裡的神情,就像舊照片裡,父親揹著5歲的他,他開心的笑著,那種在家人面前豪無保留、徹底的快樂,他要用盡力氣讓媽媽和弟弟身上,一次又一次重現那年他在父親背上的幸福。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