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8.12.09 22:57

【詹順貴專訪一】捨棄免費官舍不用 他寧願住在山上每天通勤

文|曾芷筠    攝影|林煒凱 賴智揚    影音|何懿原 陳岳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詹順貴家中掛著歷年參與過的抗爭布條,手機殼、水壺也都貼了標語貼紙。
詹順貴家中掛著歷年參與過的抗爭布條,手機殼、水壺也都貼了標語貼紙。

法律是劍,詹順貴是擊劍而出的俠士,他身為律師,替不會說話的環境發聲,替弱勢者爭取公平正義。此時,政府是他面對的敵人。然而當他進入體制,擔任環保署副署長,法律變成了必須謹守的界線。彼時,那把劍被迫收起,甚至可能向內傷了自己。

理念和體制的衝突是為官2年的主軸。今年3月深澳燃煤電廠環差案,主席詹順貴的關鍵一票,讓環差案修正後通過;10月,觀塘三接環差案大會前,他辭職力抗政治力介入。連番戲劇性轉折間,他在思考些什麼?

詹順貴的家座落在山林中,寬闊敞亮的玻璃窗盛滿綠意,平時往外可以看到十多種鳥。即使是擔任環保署副署長期間,他捨棄北市承德路四段的官舍不住,不要免費的水電、網路、家具、電器,寧可住在月租2萬元、位在新店山上的租屋處,每天搭捷運上班。他說:「這裡比較親近大自然,運氣好時還可以看到穿山甲、飛鼠、螢火蟲。」

 

最愛 夜行猛禽 貓頭鷹

屋裡隨處可見各種貓頭鷹造型飾品,連冰箱磁鐵都是,房屋一隅懸掛著歷年參與過的反核、拆美麗灣等抗議標語布條,牆上貼滿當事人寄來的感謝卡,可謂戰功彪炳。書架上的鳥類圖鑑多達上百本,身上穿的T恤也是鳥類圖案。為什麼這麼喜歡貓頭鷹?他語氣溫和如白開水:「牠象徵冷靜、睿智,在原住民神話裡面很常出現。」貓頭鷹是夜行性猛禽,打獵時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大概也跟詹順貴在法庭上的樣子很像,一旦咬住便會戰到最後。

詹順貴酷愛蒐集貓頭鷹造型的各種擺飾,總數約上百個。
詹順貴酷愛蒐集貓頭鷹造型的各種擺飾,總數約上百個。

55歲了,他還保有青春期發育不良似的的清臞體態,黑色細框眼鏡背後是斯文書生模樣,笑起來露出稚氣的一顆虎牙,模樣憨厚。

10月8日,中油觀塘三接環差案在閣揆賴清德授意「力拚通過」前,詹順貴辭去環保署副署長職位,被外界視為明志負責。一週後,我們來到他家採訪。

這不是第一次辭職明志了。2007年他擔任環評委員,中科三期、台塑煉鋼廠、國光石化在時任閣揆蘇貞昌要求「限期辦理」下試圖強行闖關,同時台電彰工火力發電廠在送環評大會前硬是撤回專案小組做出的認定不應開發結論,他憤而辭職,頭綁「環評已死」布條在環保署前靜坐抗議一天。

辭職1週後,詹順貴在家裡接受訪問,陷入深沉思考的模樣。
辭職1週後,詹順貴在家裡接受訪問,陷入深沉思考的模樣。

2016年隨著蔡英文政府上台,他應時任閣揆的林全之邀入閣,肩負的任務就是要改革《環境影響評估法》。1995年《環評法》實施以來,無論蓋工廠、飯店、捷運、醫院、高爾夫球場…,只要開發對環境生態可能有不良影響的,就要做環評。環評可決定一個開發案的生死,往往成為政治各派人馬角力場,但到了決策程序跑到中游、國發會已經框列預算後才做,時間太晚,又因為受影響的居民只有在環評這個縫隙中才能擠進來表達意見,往往費時冗長,此法頓時成為開發者眼中的絆腳石。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第一波只能修短期,包括老舊環評退場機制、擴充政策環評的功能,比如離岸風電做過政策環評之後,就可以授權給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經濟部),讓他們各自作環評,這個方式比較接近美國環評法的原型。」詹順貴解釋,這就像各部會要端出政策之初,就要先面對問題,逼他們落實責任政治,而不是把責任都丟給環評,造成過熱當機。「中期配合國土計畫,長期是一段時間後再看怎麼規劃。」辭職前,環保署已完成修法草案,但尚未立法通過。

詹順貴小檔案
  • 出生:1963年生於台中豐原
  • 學歷:台灣大學法律系
  • 經歷:曾任環評委員、國家公園計畫委員、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環保署副署長,推動海岸法、濕地法、國土計畫法、環境損害賠償法立法通過

更新時間|2018.12.06 06: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