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12.05 22:30

生吃小強臭味3天才散 九孔大陸奮鬥9年演到百億大片

【九孔專訪二】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甘政國    攝影協力|何姵嬅 

9年前,九孔在大陸演的第一部電影是寧浩導演的《瘋狂的賽車》,當時票房約新台幣4億4千萬。今年他參與的《西虹市首富》賣了新台幣100多億。

「拍《瘋狂的賽車》時,我兩邊跑飛來飛去,藝人愛面子總不能坐經濟艙,我坐商務艙,我的片酬扣掉來回跑2個月,剩下6500元台幣。邰哥說『唷!電影明星,是不是請所有的團隊吃一桌!』我說『好啊!』吃一桌8000,扣掉6500,我拍這電影倒貼1500。但那是開心啦。我們其實沒那麼好賺,好賺的是別人。」

 

小強很奇怪 吃了臭三天

或許九孔也勾起了寧浩渴望嗜血的那一面,於是九孔用血淚成就了《瘋狂的賽車》經典場景,活小強就往他嘴裡灌下去。「我們是還不錯的綠葉。主演的黃渤跟導演寧浩,他們一直在我面前講,打孔哥的話要怎麼打才精采,怎麼弄他,還問我說『孔哥怎麼揍你比較好,人家會接受覺得好笑?』從擀麵棍到海螺,最後不知道是誰說『我抓到一隻蟑螂餵孔哥吃!』真的是吃了,九孔悠悠說著,「但是蟑螂很奇怪,放在你臉上、吃了後,那蟑螂味要3天才能退去…」

《瘋狂的賽車》是九孔中國大陸成名作,同演的徐崢及黃渤後來都拿下了金馬影帝。(東方IC)
《瘋狂的賽車》是九孔中國大陸成名作,同演的徐崢及黃渤後來都拿下了金馬影帝。(東方IC)

或是演《西虹市首富》被鋼絲綁了10小時,綑到臉歪。「那是習慣那是正常,我們收人家錢了,當然要被綁成那樣…」習慣是養成的,一個高大的男人太習慣縮小了,他真的就被一個小小的空間給接納了,只習慣小小的空間,施展手腳都有著小心翼翼的細細舉止。

九孔演漢奸走狗、賣國賊、淫賊等小奸小惡之輩,但內心其實渴望往下掘的內心戲。「去演電影,我都準備深情的那一面,但通常他們會要你演放肆一點,找我們去演的就不要你正常。」曾演過第一男配角,外表強顏歡笑私下很有內心戲,戲演完就是上不了檔。

「但你貼著大咖的戲就一定會上,像沈騰、黃渤、皇上(陳建斌)…都是戲拍完不久就上了。」綠葉要向著日光舒展進行光合作用,演藝圈的綠葉哲學,自然也是向著更亮的光走。

九孔當然懂得求生。郭子乾帶他在《連環泡》入行時,教他進去一次要先拿兩個便當,「一個先嗑掉,一個藏起來,一次被罵得太慘,人昏掉忘記了,便當在葛姐(葛福鴻)的書桌臭掉。我當然不敢承認是我藏的…」

沒有不敢做 偷師補功力

小強都吃了,有沒有不敢做的事?九孔認分說「還真的沒有。因為我的天分不是太好的,我真的是沒有功力,我今天偷郭哥的、改天偷邰哥的,或偷偉忠哥的邏輯概念、你再笨,偷了20年你也會了。」管他是偷出來的還是練出來,現場即席模仿的功力已然深布於此,刻進那些他神經質的、緊張兮兮的時光。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