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12.05 22:30

九孔西進自爆「雙合約」 帳面價與實拿酬勞相差100倍

【九孔專訪一】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甘政國    攝影協力|何姵嬅 

好久沒遇到九孔了,這幾年他合作的多是中國大陸的大腕,說起自己最近推出的,是與《後宮甄嬛傳》的皇上陳建斌合演新電影。提及皇上演技氣場強大,而九孔自己則始終當個盡職的螻蟻,托襯著強者更強。

不只訪問,就算只是閒談,九孔努力丟出笑哏,諧是種趣,若沒拋出諧趣讓你笑出來,九孔彷彿就失去安全感。諧沒能壓正,讓九孔扶正成為扛起票房的A咖,但同樣的,這種諧不壓正的特質,伴隨著逼出尖來的笑與痛,他的諧,精準成了億萬級電影旁那閃亮的點綴。

年輕時當過飛官的九孔長得高,很想飛的他最後被退訓,於是他的神態往往是卑微求全的,存在感可以縮得很小。這樣的存在,令他有了奇妙的反差,有了邪惡的趣味。

嗜血的惡意 都被激發了

先別誤會了,不是他邪,是你邪了。或許真沒有人會為了看九孔去買票看一部電影,但看到他在電影中被折磨得很變態,心底那股嗜血的、想看別人慘下去的惡意,卻被激發湧了上來。即使惡意可能是一種文法模模糊糊的語言,但它意圖明確。是他的諧激出你的邪。

即使打扮得很年輕,九孔一瞇眼就出現了蚊子感或是各式諧星貌,對他來說,娛樂是內建使命。
即使打扮得很年輕,九孔一瞇眼就出現了蚊子感或是各式諧星貌,對他來說,娛樂是內建使命。

明年1月,在前輩郭子乾帶領下,九孔與納豆、唐從聖等人將演出舞台劇《悶鍋出任務》,每個人都會在當中重現、顛覆自己的經典角色。九孔當然會再現他把帥哥玩殘的那些好笑慘狀,反正就為台灣解解悶嘛。談及自己的角色,九孔說「我容易啦,一隻蚊子飛出來也不會很突兀。郭哥兩三百個角色,是像的,我們是不像的,只是老天眷顧,我在不像當中還可以給大家快樂。」

「我跟費翔怎麼會像?這不是開玩笑嘛。但大家可以得到樂趣。郭哥說,有10個特徵,你抓1個,盡量玩就成立了。他們是10個特徵可以抓9個。」

他可以把臉瞬間排列組合成蚊子,乍看不像,可是神情的意思點到了。初出道時,九孔演的就是蚊子,也的確演得讓人想「啪」一聲打下去,滿足血腥的惡意。九孔說起悲慘,最後都能抖成笑話的包袱,或許他每個孔竅,都是為了要感受諸多痛苦的感覺,一轉又像蚊子嗡嗡,翻成笑點。

近年在大陸工作,他說起,「雙合約。我也雙合約,人家只給我2萬塊,我當然要說人家給我200萬。要不然沒面子。」

綠葉哲學家 九孔

1967年4月26日生。念空軍官校4年級時被退學。九孔後來至《連環泡》演蚊子等角色出道,之後在《全民最大黨》中常駐模仿,經典角色包括費翔、費玉清等人。2008年演出電影《瘋狂的賽車》犠牲丑角在中國大陸成名,陸續演出票房力作《西虹市首富》《猛蟲過江》《無名之輩》。由他與郭子乾、納豆等模仿班底演出的舞台劇《悶鍋出任務》將於2019年1月3日起演出4場。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