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待外勞就像面紙,」美國天普大學的日本研究教授Jeff Kingston說:「用完了,就扔到一旁。」

早在1993年,日本政府就曾推出「技能實習制度」,原本用意是協助開發中國家人民來日本學習一技之長,以便返國後發揮所學,帶動當地成長;然而實施後卻不時爆出遭到濫用,媒體上不時傳出外國實習生被壓低薪資、加班領不到錢,或被迫在惡劣環境下工作的新聞,光是2014-2016年期間就傳出22名實習生死於職災意外。

另一方面,90年代的日本政府也曾修改移民法規,讓戰後大批移民到中南美洲的日僑後裔可以獲得長期簽證,鼓勵這些人返國,解決當時日本國內缺工的問題。沒想到2008年日本經濟反轉向下,當局立刻變一張臉,暗示日僑後裔最好返回巴西或是其他拉美國家,以免影響本勞工作權益。

正因為日本外勞政策有過這些不良紀錄,有意出國打拚的外勞也對曾經是無比誘人的日本工作機會,開始感到卻步──尤其是在其他亞洲國家也拚命對外勞招手,加速引進境外人力的今日。

以新加坡來說,當地原本就匯聚馬來人、印度人、華人等多元族群,同時當局也積極引入其他國家外勞,包括高階技術經理人才,以及低階的服務業人力,整個新加坡的勞動人口超過1/3都是由外籍人士貢獻的。

或許是意識到國際競爭壓力,也為了改正昔日外勞政策缺失,日本政府在新通過的外國人才引進法案中明訂47個都道府縣都必須設立諮詢中心,協助外勞解決生活大小事,包括設立銀行帳戶、提供租屋資訊、幫忙申請電話門號等。同時,日本政府也表示將加強過濾雇主身分,嚴格把關,確保沒有黑道介入,同時要求聘僱外勞的公司必須與本勞一視同仁,不得壓低外勞薪資。

然而,即使多了這些新措施,與其他對移民敞開大門的國家相比,日本的外勞與移民政策還是顯得過度保守,能否吸引足夠的外籍人士入境,一起拉抬日本勞動力,仍是個問號。就拿今年25歲,正在日本求學的越南女孩Linh Nguyen來說,雖然曾經是個重度哈日族,但在日本幾年下來,Nguyen對於日企超長工時,下班還要喝酒應酬的辦公室文化,卻非常感冒。再加上外勞通常無法攜帶家眷,因此她現在已不打算畢業後留在日本工作。

資料來源:CN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